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张大土匪头子跟薛大老爷【大张伟X薛之谦】

写在开头的碎碎念:

偶尔爬墙,然而粮不够多啊!请产粮好么,冷CP,嘤嘤嘤~

正文开始:

张大土匪头子有个爱好,就是每天下山调戏路过的形形色色的女人。特别是那些肤白貌美胸大的。看见中意的就给抓上来,陪着喝喝小酒,唱唱小曲。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张大土匪头子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唉,要说还是寨里定下的规矩不好,凡是上山的女人,必定得是自愿的,不然最多啊,只能呆个三天,否则寨子里准得倒大霉。

这不,又送走了一个大美人。

张大土匪头子看着哭哭啼啼一路跑走的女人长叹了口气:“唉,你说哥哥我长得这么好看,咋就没人看得上呢?烦人。”

旁边跟着的手下也叹了口气:“唉,就是就是,老大这么英俊潇洒,咋就没人看到呢?”

张大土匪头子,摸了摸下巴上浓密的胡茬:“哎哟,打结了嘿,来来,给哥哥我剃了,明天要再不成,哥哥我这辈子就打光棍!”

山下有个镇,镇里新迎来了个青天大老爷,白白净净,高高瘦瘦,还别说,更像是个师爷。这不前脚刚上任,后脚就涌来了一群的妇人,将他团团围住。

东家长西家短,听了半天,薛大老爷听明白了。

他的上一任不就是被山上这窝山贼给吓跑的么?

“大家安静啊,这事儿我想想办法。回头就给你们答复。”

千辛万苦送走了这拨,薛大老爷不顾形象地坐在门口托着下巴想:“看来要过好日子还得除了山上那窝山贼。”

旁边的衙役递了把瓜子给薛大老爷,说道:“这山上的张大土匪头子,可劲儿聪明了,不仅长得凶猛,武力值也挺高,原来的老爷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薛大老爷皱着眉头,闷声不响嗑光了手上的瓜子,拍拍屁股站起来:“既然不能强攻,只能智取了。”

这天,张大土匪头子照旧带人下山溜达,没多久就遇上了一队送嫁的。

张大土匪头子,眼前一亮,摸了摸鼻子。

哟,新嫁娘,有点意思,这装备不正好适合自己成亲么?都不用准备了。

于是大手一挥,手下们就一股脑儿冲了下去。送嫁的队伍看到明晃晃的刀,全跑了。

张大土匪头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绕着花轿走了三圈,就把人直接抬上了山。

有先头的人报信,等他们到的时候,山寨里早就挂起了红灯笼,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喜庆的感觉。

张大土匪头子,看着周围起哄的人,听着乱七八糟的击打乐,看着旁边的红花轿,心里还真是热乎热乎的,要结婚了啊,要有个美娇娘了啊。

张大土匪头子是这么想的,反正镇里的姑娘结婚前都没见过夫君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嫁去哪里的,先下手为强。何况,成了他的人了,还能不愿意住山上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呐。

张大土匪头子这么想着,搓了搓手,走到花轿旁边,把自己的新娘牵了出来。

握在掌心里的手软软的,白白的,虽说有些大吧,说不定人长得比一般的姑娘高,手也大呢。

薛大老爷看着对方的半截虎皮裙,被那粗糙的手握着,强忍着想掐死对方的冲动,默念了一百遍:一切都是为了正义。

一切从简的婚礼就是快,不一会儿,薛大老爷就被送入了洞房。

张大土匪头子好不容易才从兄弟们手下逃出来,踉踉跄跄走到婚房,一打开门,看到床上坐着的新娘子,一颗心早就化了。走了几步就腿软跪在了床边,拉着新娘的衣角就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从小时候拒绝继承山寨到最后成为山寨头子,各种跌宕起伏,说到最后还哭了出来。拉着新娘的裙子就拼命摸眼泪。

薛大老爷看着那人把鼻涕眼泪都蹭到了衣服上,简直恶心地翻白眼,好不容易把衣服从他手里拉了出来。那人竟然还把他手抓住了。

“婆娘,我会对你好的,比我爹对我娘还要好,你说东我绝不往西走,要啥我都给你弄来。你留下来行不行,我一个人好没意思,自从爹娘过世,我再也没有亲人了。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说着说着还又哭了,哭着哭着,竟然靠着他的腿睡了过去。

薛大老爷动了动腿,把人踢到一边,猛得扯下了盖头,怀中准备的蒙汗药还没用上这人就晕了,还真省事儿,不过,这人哪里凶猛了,虽说看着比他壮实了些,应该只是虚胖。

不过,计划已经定好了,已经去临近的镇借兵,两天后就攻山,里应外合,杀他个措手不及。他要做的就是取得山寨里人的信任,要药洒在吃用的水井里。

薛大老爷看了看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人暗暗握了拳,忍两天,就忍两天。

第二天张大土匪头子看到坐在一边喝茶的老婆,笑得比花还灿烂。哎哟,这小摸样俊的,虽然吧,这胸平了些,但是皮肤白啊。鞍前马后伺候着,虽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也没拒绝不是,不过,老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唉,只是不会说话而已,有什么关系。

薛大老爷端了一天的架子,这围在他周围转悠的人竟然没一点脾气,山寨里的人也是,看到他各个都笑逐颜开的,有些小男孩还会偷偷塞花给他,不过被那山寨头子看到了,免不了挨顿打。

山寨里的妇人们看到他也拉着他聊天,说一些她们还有寨子里的事。

原来,那土匪头子姓张,单名伟,他父亲一家是逃难来到山寨的,听说原本还当一个不小的官差。

原来,这山寨原本还真是干过不少坏事,直到有次衙门上山围剿,杀了他父母,才慢慢在他的带领下改了过来。

原来,这些妇人上山都是自愿的,一些抓上山的女人其实都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只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原来,这山寨自产自销能养活自己,偶尔打劫也都是那些个镇里出了名的大奸商,好人可一个都没沾手过。

薛大老爷面色自若地点着头听着她们滔滔不绝的八卦,看向远方跟人闹着的张大土匪头子,心里特别复杂,似乎哪里不对了。

那边的张大土匪头子看到自己的婆娘看了过来,憨笑着挠了挠脑袋,被对手一个侧踢,踢倒在地,抱着肚子蜷缩了起来,貌似疼得不轻。

薛大老板吓了一跳,跑了过去,蹲下身就扒拉着张大土匪头子的肚子。谁知那原本皱着包子脸的伤患一下子就伸手抱住了他。

薛大老板一个没蹲稳就跌在了张大土匪头子的身上,被他牢牢报紧,怎么挣都挣不开。

在一片起哄声中,薛大老板人生的初吻就被一个土匪夺走了。

当天夜里,照旧撒了点迷药,让张大土匪头子昏睡了过去,等到子时,果然看到了山脚下传来的烟火。人已经在山脚下准备好了。

此时,薛大老爷却迟疑了,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无论是砸吧着嘴睡得一脸惬意的张大土匪,还是其乐融融的山寨群众们,都对他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是否能给他们一次机会呢?想着想着一夜也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借着帮妇人洗衣服的由头,犹豫再三,薛大老爷还是把药撒进了井里。

中午吃饭的时候,薛大老爷怎么都没动筷子,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所有人都吃得特别的快,仿佛在赶集似的,只有他面前的张大土匪头子没吃。不一会儿其他人都吃完走了。

薛大老板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就快到约定的时辰了。

正着急着呢,那头的张大土匪头子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突然放下手中没动过的筷子,站了起来,抓过薛大老爷的手。

薛大老爷吓了一跳,难道是被发现了?

只听得张大土匪头子红着脸说道:“那个,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嫁了我就是我婆娘了,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想留在山上么?等等,你先别急着回答。我们山上是穷了些,但是你放心,你要啥跟哥说,哥给你去弄。那个,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爱穿什么衣服,爱吃什么菜,那我每天换个花样,有你喜欢的你就点点头,不喜欢就摇摇头。我会对你好的,对你特别特别好。好了,我准备好了,你说吧,你想留在山上么?”

薛大老爷看着眼前这个紧紧抓着他的手,满脸期待又紧张,大气都不敢出的人,心骤然跳快了几分,直接摇头就好了,对啊,摇头啊,可是脖子却僵直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嘴唇动了动,也说不出什么。

正僵持着,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断喝:“放开我们老爷。”

随之破风而来的是一枚利箭。

血染衬衣。

一声惊呼。

“婆娘!”

电光火石,薛大老爷下意识地挪了一步,那箭透肩而过,真疼啊。

张大土匪头子,哆哆嗦嗦抱着薛大老爷蹲了下来,看着不断渗出的血,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我叫薛之谦。”薛大老爷咬着牙说道,被属下听到这称呼他的面子哪儿搁,他刚才是傻了么?没事挡什么箭?

“你,你会说话?你,你是男的?”

“废——废话——”薛大老爷说完就彻底疼昏迷了过去。

薛大老爷再次醒来是在三天后了,听说整个寨子都被端走了,所有的人都投进了衙内牢房,就等老爷发话了。

薛大老爷喝了口药,皱着眉头呆了半响,才点了点头。在床上又呆了半个月,等伤好了个七七八八才去了牢里。

张大土匪头子被关在了最里面,薛大老爷过去的时候,他正坐在角落里口墙壁,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喂。”薛大老板挥退了其他人,冲人喊道。

“......”

“不说话,我可走了。”

果不其然,脚还没动,那人果然发话了:“为什么骗我。”

“为了正义,为了镇里的和平。”

“屁。”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认罪,然后等死。”

“哼。”

“二:认罪,然后将功补过。衙门内倒是还缺个看门的。”

“哼。”

“再哼我走了。”

“哼。”

“再哼,我真走了。”

“哼。”

“再见。”

“我选二。”

“哼。”

于是,张大土匪头子跟薛大老爷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评论(11)
热度(85)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