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二十三】

等冯建宇终于找到抽签地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抽完了,只差他一个了。现场导演也在到处找他,冯建宇道了歉,接过号码牌,看了一眼便兀自走去了休息室。就连马涛跟他打招呼,也只是扯了个笑容。

王青坐在观众席有些无聊,伸着脖子看着幕后,恰好看到马涛在向他招手。

王青三两步跑上了台,走了过去。

“怎么了?”

马涛指了指休息室的方向:“刚我看到大宇,似乎有些不对劲,你过去看看。”

王青点了点头,朝着休息室走了过去。

王青打开门,里面有好些个人,有的在化妆,有的戴着耳机在听歌,只有冯建宇一个人跨坐在椅子上,双手叠在椅背上,闷着个脑袋。

“干嘛呢,太紧张了?”

冯建宇听到王青的声音,微微抬头,露出了双眼睛,看样子似乎不像是紧张的。

王青看到冯建宇这样,放低了声音问道:“怎么了?”

冯建宇摇了摇头,把下巴架在手肘上说道:“我在后面看到瓦哥了。”

“恩。我知道他今天要来。”

“啊?你早知道了?”冯建宇见王青点了点头,抬手就戳了戳王青,“那你不早跟我说。”

王青拉下冯建宇的手,把他的手指暗暗拽在了手里:“后来呢?”

冯建宇抿了抿唇继续说道:“我听到他跟他经纪人吵起来了。”

“是因为冰冰的事吧?”王青接口道。

“哎,你知道这事?”冯建宇直起身子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偶尔在联系而已。”王青也是被迫听他们聊起来的,为了搞定自己的哥哥,白冰冰把他拉进了她跟符泷飞的聊天组里面,听他俩边秀恩爱边抱怨了好久。

王青实在不喜欢看冯建宇这么耷拉着脸,伸手用力拉了拉冯建宇的脸颊:“干嘛?看你为了别人搞得自己这么不开心,我看着也不开心了。笑一个。”

冯建宇挡开王青的手,说道:“别闹,我只是在想,娱乐圈是不是太复杂了,有点不适合我。”

听了冯建宇的话,王青暗暗摇了摇头。

王青跟符泷飞渐渐熟悉了之后,对娱乐圈也小有了解。私下里,其实也并不太喜欢那个圈子的氛围。但是自己又不讨厌表演,继续往这条路上走,势必会接触这个圈子,不过他向来不喜欢把这些事往远处想。

但是冯建宇跟自己不同,让他周旋在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里,对他来说也太困难了。在王青看来,现在的冯建宇的确很不适合当一个娱乐圈的人。但是,表演,却是冯建宇一辈子最喜欢,最执着的东西。

王青想了想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么?”

冯建宇立马回道:“因为你是富二代。”

王青被噎了一下,真想拍一拍这圆脑袋,不过看他萎靡的样子就先放过他。

“错。”

“嗯?”

“我想到就去做是因为我怕我错过。对我来说,后悔没去做比做了却没达到预期效果失败的多。你与其空想以后的你,不如好好想现在的你。你喜欢表演就去学,就去演。你的目标不是成为一个好的演员么?又不是明星。你怕遇到遇到瓦哥这样的情况,就签一个好的经纪人,签一个好的公司。这前提——”

“这前提是我先成为一个足够好的演员。”

王青看着眼前的冯建宇双眼又恢复了熟悉的神采,笑着说道:“没错。娱乐圈也不乏伯乐,你需要做的就是成为一匹好的千里马。”

冯建宇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椅背,站了起来,对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成为千里马的第一步,先去拿个冠军回来。”

比赛的结果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最后夺冠的人是马涛,而符泷飞的到来也带来了整场比赛的最高潮。

最后,所有的参赛者都被符泷飞请上了台,合唱了最后一首歌,用他的成名曲做了最好的谢幕。

回到寝室后,马涛就被冯建宇逼到了墙角:“说,什么时候准备的这首歌。改编的这么棒。”

马涛紧紧抱着奖杯说道:“这就是黑科技的力量。”

宁宁在一边问道:“你这几天就是在搞这个?”

马涛点了点头:“对,我彻底分析了我的声线跟这首歌的结合度,然后做了最适合的改动,还根据演唱场地的各种情况进行了模拟,然后多多磨合就好了。”

冯建宇听了哀嚎道:“我竟然是败给了黑科技!”

王青靠在门背后冲冯建宇说道:“别叫了,以后你会有更多奖杯的,这个咱不稀罕哈。”

冯建宇回道:“我离我的梦想又远了一步啊。”

王青纠正道:“只是没有近一步而已。”

“不行,我要把这歌发到唱吧上去,我要让广大的听众评评理!”冯建宇说着便愤愤走去了阳台。

为了弥补冯建宇最近失落的心情,王青特地托人订了两张青曲社专场演出的门票,准备带冯建宇去找点乐子。

    经过各种密集笑点的轮番轰炸,冯建宇前几天被扰乱的心情终于完全恢复了。

不过没乐呵个几天,表演系又炸开了锅。听说是剧团招新的消息一出,导致来报名跟打听的人太多,各位老师不堪其扰,终于去找了话剧社的王老师,让他赶紧选人,不然他们这帮老骨头就要被这群年轻人给折腾散了。

王青跟冯建宇站在王老师面前的时候,说不紧张是假的,前头都不知道淘汰多少个了。

“王青,冯建宇。”王老师笑眯眯地对着他们点了点头。

“是。”两人回道。看着王老师身后对着他们俩招手的几个熟人,他们扯起嘴角笑了笑。

王老师回头问后面的人,“有想考他们的么?”

众人常去王青的店里光顾,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这当口还真想不出什么可以问他们的,彼此看了看,集体摇了摇头。

王老师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心里有了个大概。看来这俩小家伙做了不少的准备啊。

“没有啊,那就我来出题吧。”王老师对着朱翔浩招了招手,“翔子,过来。”

朱翔浩正低头解他的戏服,听到王老师叫他,不明所以地走了过去。王老师一把拉住他的腰带,轻轻一扯,那腰带就掉了下来。

“我靠!”朱翔浩立马拉住了自己的裤子,怒道:“干嘛!”

王老师摇了摇他的腰带,说道:“借一下怎么了?那么长的褂子,裤子掉了又看不到里面。”

朱翔浩提了提裤子,翻了个白眼又退了下去,背对着王老头诅咒了无数遍。

冯建宇接过王老师抛来的腰带愣住了:“这是——”

王老师笑着指了指腰带,说道:“演吧。”

冯建宇看着腰带,这个能演什么?当绳子?绳子能衍生出什么?纤夫,农民,蜘蛛侠,不行不行。冯建宇这个时候才后悔没有好好做观察练习,没有好好深入去了解一个角色。如果他现在勉强演,反而会露怯。这样不行,得换一个角度。如果不能精确地演出一个角色,那么就往夸张了演?

腰带,腰带,腰带,对了。冯建宇默念了几遍之后,终于想到能演些什么了,不过王青跟他能想到一起去么?冯建宇抬头看向旁边的王青。

王青对着冯建宇微微眯了眯眼睛,接过他手中的腰带,然后右手抓了抓自己右边的嘴角。冯建宇的眼睛一亮,他俩竟然想到一起去了。

王老师坐在一边,看俩小孩挤眉弄眼了一阵子之后豁然开朗的样子,想来已经有了主意。

只见王青把这腰带直接带在了头上,当成了两个小辫儿,扭着身子一脸娇羞地在那儿发嗲。看到这样的场景,所有人一愣,接着全捂着嘴笑倒在地。他们最常见到的王青是在麻辣烫店里指挥乔麦二人干活,清点食材之类严肃干练的样子。此刻一米九几人高马大的汉子,扭扭捏捏在那儿扮作了个小女子,实在是太维和太搞笑了。

此时冯建宇则走到一边,换了个爆发户的表情,一手装作端着红酒一手装作夹了根烟,晃晃悠悠就朝王青走去,怪里怪气地问道:“美女,交个朋友好么?”

王青似乎没有听到冯建宇的话,依旧在那儿娇羞地笑着。

冯建宇见状,又大声问了句:“美女,交个朋友好么?”

王青还是没有听到。

冯建宇翻了个白眼,扯过王青的袖子:“干嘛呢,干嘛呢,别娇羞了,给点反应好吧。”

看到这儿,众人心里都“哦”了一声,这不是小品的片段,而是一小段的相声。王老师坐在下面看着两人的表演,摸了摸近几年才蓄起来的胡子,说道:“有点意思。”

冉雪看到王老师习惯性摸胡子的动作,拍了拍朱翔浩的背:“喂,别笑了,你看王老头的表情,似乎有戏。”

朱翔浩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嗯,没戏才怪,这老头盯着这俩苗子很久了。”

韦峰也凑了过来说道:“我看有点悬。”

“怎么?”冉雪看了看他俩,觉得这两人演得还不错啊。

韦峰摇了摇头:“这段不算创新,算模仿。我估计王老头看的出来。”

“啊?”朱翔浩说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韦峰看了看朱翔浩没说话,一切都还得看王老师是怎么决定的。

一段演完,冯建宇接过王青递过来的腰带,还给了朱翔浩,然后回到王青身边,一起等候裁定。

王老师却没怎么说话,一边摸着胡子,一边看着两个小孩。剧团的一群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老头打的什么算盘。

王青不太喜欢这种像待宰羔羊的感觉,刚想开口,却被冯建宇暗中拉住了。

只听冯建宇开口说道:“老师。这是我们模仿的一段表演,并不是我们现编的。虽然原版看过的人并多,但是我们算是投机取巧了。如果我们没有通过,您可以直接说。没关系。”

王老师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谁说你们没通过?”

“啊?”冯建宇听了这话反而愣住了,原本心里想的好多用来安慰自己的话瞬间消失了。

“你们通过了啊,呆了啊。”朱翔浩扎好裤子冲个上去,搂着两人的肩膀。

“虽说模仿的,但是模仿的还不错。没有看过的他们不是被你们逗的挺开心的么。不过啊,你们模仿得再像,都不是你们的东西,还需要去观察生活,去观察身边的人。好了,散了散了,今天早点放你们回去。哟,这也不早了,肚子饿了啊。”

王青一听立马走过去虚扶了王老师一下:“老师,吃不吃麻辣烫,我新做的汤底,口味清淡。尝一尝?”

剧团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对啊,青哥的麻辣烫那是一绝,走。”

王老师拍了拍王青的手臂:“好小子,收买了我一堆学生。走,去尝一尝。”

“好嘞。”王青朝冯建宇得意地抛了个眼神过去。

冯建宇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王青前一阵子虽说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呆在店里,还会一直亏损。原来不仅仅是新店开张请客打开销路,还暗中动着这份心思,不愧是青年企业家。


评论(2)
热度(19)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