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九】

王青一路把人拖倒了僻静的楼道口才放开手。冯建宇退开了一步,瞪着他:“干嘛呢你?”

王青上前逼近了一步,把人困在墙角里,低头看着怀里的人问道:“我还想问你在干嘛呢。”

“就跟言晴聊聊天能干嘛,你跟那个女人在干嘛呢?”

王青的目光明显闪了闪,手劲儿也松了些,冯建宇趁机挣脱开来,抬着头看着王青又问了一遍:“你跟那女人干嘛呢?”

“一起吃个饭而已。”

“是么,那刚才是饭后散步喽,既然如此,那你不是该继续陪着么,站在这里干嘛?”话一旦问出口,就根本刹不住车了。冯建宇微笑着站到了一边,指了指来时的路,“天气已经很凉了,她穿这么少站在外面,你不怕她冻着么?”

冯建宇刚说完这话,他就看到王青脱下了他的外套。然后,那件带着王青体温的外套就被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冷么?”王青拉紧了他的衣服轻声问道。

原本还堵着的一口气的冯建宇被王青这句话轻而易举地打败。他伸手抱住了眼前的人,把自己的脸埋进了王青的胸口。他身上依旧是他熟悉的气息,这人的眼里依旧只有他一个人。他所怀疑的都因为这个简单的举动而烟消云散。

“她叫秦萱,是我高中时候的女朋友,高三那年去了国外。现在跟着她的导师过来这边充当下翻译,顺便学习学习。”

“我看她是来看你的吧。”王青听到冯建宇闷闷的声音,笑着揉了揉怀中人的脑袋。

“或许有一部分这个原因吧。不过我们没可能了。”

“哦。”

“谁叫某些人小心眼儿呢,心口不一什么的。”

“说谁呢你?”冯建宇抬起头瞪着王青。

“谁瞪我说谁。”王青轻轻用额头碰了碰冯建宇的额头,然后放开了他。

冯建宇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跟王青一起坐到了台阶上,听他讲起了那段过去。

王青因为小时候发生的意外,家中所有的人都把他护在了手心里。心理医生甚至成了王家的常客。王青在医生的建议下从小学习了武术,经年累月,当年那个小男孩终于长成了能独挡一面的少年。

高中,王青终于离开了家里的庇护,独自住校,跟同学生活在了一起。只不过从来不去接近那些看起来柔弱的人,尤其是那些女同学。虽说常被人说高傲,王青却从来不屑一顾。

在那个时候,他参加了跆拳道社,遇到了秦萱。秦萱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要考验社里新人的基础,秦萱刚好抽到了跟王青一组,王青自然不会去跟女生打斗,没想到秦萱直接拉起了王青,将他一个过肩摔扔到了地上,还挑衅地勾了勾手,让他起来再打。那是王青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三番两次摔倒在地上。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也不都是那么的柔弱。

后来,他们被社里的那群人起哄凑在了一起,他看到秦萱为了他穿起了女装,为了他学会了化妆,成为了一个看起来很女人的女朋友。

可是,渐渐地,王青看着这样的秦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段已经快被遗忘的过去。牵着秦萱日渐柔软的手,让他想起了童年的那双小手。王青开始一次次在梦里惊醒。直到他知道这段感情再也继续不下去了,疏远了秦萱。

秦萱是个聪明的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告白,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离开,于是在高三那年当了交换生直接去了国外。与其这样无疾而终,不如让这段过往好好留在他的记忆力。

“那你记了她很久?”

王青拉着冯建宇的手,老实点了点头:“嗯。我会想当一个演员,有一半也是因为她吧。她走的那天,我在机场呆了很久。直到飞机起飞,看着她离开,我突然想去追她。我突然觉得把自己困在那段过去里,会伤害太多的人。可是我一个人做不到,我又不想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后来,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想去演戏,我想试着去演不同的人,接触不同的角色,靠近不同的人生。或许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启发,找出一种方法,解救自己。很傻很天真对不对?”

冯建宇摇了摇头,只有这样的王青才能独自扛过去那段时光。还好现在他已经完全走了出来。

“幸好我遇见了你。”王青摸了摸冯建宇的脑袋。

“嗯?”

“如果不是遇见你,或许我真的会迷失了我自己。”

冯建宇挑了挑眉接了句话:“你这是在背歌词?”

王青愣了下才笑着用手肘撞了一下冯建宇:“喂,你能不能别老这么煞风景。我说认真的呢。”

“好好好,你继续。”

“今天遇到秦萱,我真的还挺意外的,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扑到我怀里。我保证啊,我有推开的,谁叫她穿的高跟鞋扭了下,我不好再推开她让她摔了。跟她一起吃饭也是被她死活拉着甩不开而已。我们聊了很多过去的事,虽然因为我很帅她对我还余情未了的,但是我发誓啊,我对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哦。”

“哦,什么哦啊,虽然你吃醋起来也蛮可爱的,但是不能误会我啊。”

“谁吃醋了,你想太多了吧。”

“哦哦,你没有,是我吃醋了行了吧。你跟那个言晴站湖边干嘛呢?”王青把冯建宇的手翻了过来,拍了拍他的手心。

冯建宇把手抽了回来,迅速给了王青一个耳刮子:“想什么呢你。我们就站那儿聊会儿天,不过我真没想到,她原来是清欢的妹妹。”

“哦,就是你说的那个清清。”

“不对,我记得吧,我从来没有说过清欢,你怎么知道的?”

王青这才发觉自己一时嘴快说漏了什么。

“额,其实吧,你是不是认为我跟你再次遇到是在学校教室里。”

“对啊,之前我绝对没有遇到过你。”

“其实吧,有。你还记得你误闯过的那个GAY吧么?那才是我们初遇的地方。”

“等等啊,我理理。那次是你把我送回寝室的?我说嘛,我都醉得断片了怎么可能自己回宿舍。不对啊,那是间GAY吧,你去那儿干嘛?”

王青站了起来,跑开了几步,冲冯建宇说道:“我就是陪我二叔去的啊。”

“屁话。”冯建宇脱下肩上的衣服甩到地上,“你给我过来,不然你等着。”

王青看了看冯建宇的脸色,一步步又挪了回来,把衣服捡起来拍了拍又披回了冯建宇的肩上。

“二叔就是带我去见识一下,以前我可从来没去过的啊。如果不是我去了,怎么会在那儿救了你吧,对吧。二叔回家也被他们家那位打个半死啊。”

“哦,姑且相信你的话。不过,你当时就看着我吐成那样子躺到第二天?”就算这件事是个意外,但是一想到那天自己一身的气味,现在想来都有点恶心。

“唉,你那个时候一直叫着清清的,我也没说话啊。”王青现在想想都在冒酸气儿。

“哼。”

“哦,现在想想,怎么你跟这个发音的人都特有缘是吧,什么清清,晴晴,以后干脆你离叫这个名字的人都远点。”

冯建宇好笑地抬起双手捏了捏王青的脸颊:“对,尤其是这个青青。”

王青也笑了起来,拉下冯建宇的双手,把人紧紧抱在怀里,轻轻晃来晃去:“哦,那不行,这个青青,你爱靠多近靠多近,越近越好。”

“好。”冯建宇也紧紧回抱了王青。过去的就让他都过去吧,他们现在拥有的彼此,才是最好的彼此。

晚上回道宿舍的时候,宁宁跟马涛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王青跟冯建宇各自洗漱了下,爬上床,拿着手机开始聊微信。

“秦萱今晚就回英国了。”

“哦,是么?你怎么知道的?”

“她发微信来的。”

“哦,是么。”

“她就是跟我告别一下,你别想多了啊。”

“我可没想多。是你自己想多了。”

“额,我错了还不行么。”

“哦。”看着王青发过来的一连串哭丧着脸的表情包,冯建宇抱着手机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就把这事儿放一边了,就王青那家伙还在那边纠结来纠结去的。

“大宇。”

“嗯?”

“你如果有机会去演电影,想演什么?”

“大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种?”

“差不多吧,最好还有一大群的美女围着,比如张无忌啊之类的。”

刚发完这条,对面上铺就传来了王青的带着醋意的声音:“想都别想。”

宁宁听到了还朝着王青问了句:“想什么?”

只听王青说道:“想你闭嘴。”

宁宁只能委屈地瘪瘪嘴,继续听自己的广播剧。

“喂喂,该闭嘴的是你好么。又不是我想演什么就能演什么的,有没有机会演都是个问题呢。”冯建宇这个武侠梦也都只是想想的。

“要演也只能演乔峰啊,傅红雪啊之类的。”

“哦,都是大侠,都红颜早逝。”

“这不就挺好的么。满足了你的要求,又满足了我的要求。”

“你怎么不自己导演一部啊,想拍什么拍什么啊。”

“好,说好了,我以后一定给你拍一部。”

“行行行,就看你这牛皮什么时候破。”

“有的话你给我当男主角。”

“行啊。片酬我必须最高。”

“要多少给多少。”

“行,土豪,抱个大腿先。”

“抱哪儿都行,爱怎么抱怎么抱。”

“流氓!”

“想什么呢?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臭流氓。”

“什么叫跟你想的一样,你才臭流氓。”

“臭流氓是你。”

“是你。”

“你。”

马涛打完一局游戏摘下了耳机,看着那俩床铺上悠悠的手机灯光照着的两张笑成菊花的脸摇了摇头。这寝室里,怎么有一股浓浓的酸臭味,唉,这俩人闹开了,寝室里呆不住。现在这俩和好了,寝室里更呆不住了。

马涛继续带上耳机给队友秋天的大果实发了条信息:“行了,你安全了。”

对方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我天,秦萱突然回来吓死我了,要是青哥知道他小时候那些事儿都是自己卖给她的,还不得杀了我啊。”

马涛回道:“你小子自己有点觉悟吧,我觉得青哥的智商还不至于猜不出来是你。干脆你最近别来上课了。”

“不行啊,快期末了,再不来报道,我这学期会当掉的。”

“厚厚,节哀顺便,顺便节哀。”

“苍天不佑。”

“再见了您呐。”马涛敲下这句就退出了游戏。日常做完好好睡觉。他抬头看了看还抱着手机的两位,看来今天他们俩是不准备睡了。


评论(9)
热度(32)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