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七】

三天后,社会实践终于圆满结束了,众位师生跟小镇依依惜别,上了回校的大巴。这三天的经历远远没有初来时想象的轻松,拖着一身的疲惫,回校的车里没有了来时的闹腾。反而时不时想起了几声小呼噜。看来这群小年轻在这两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柔软的座椅似乎也成了最舒适的小床,几番颠簸都没有把熟睡的人叫醒。

车上醒着的或许只有和司机闲聊的老师跟支着脑袋看着窗外的冯建宇了吧。

“好孩子,幸福就在身边,要抓住啊。”这是江婆婆在临走时拉着自己说的话。冯建宇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下意识就看向了王青的方向,那个一边擦汗一边帮老师搬东西的人。

到底是什么时候,王青渗透进了自己的生活。每次只要自己有需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他总会面无表情地戏弄自己,却总会在关键的时候出来帮助自己。

这些事自然而然到他从来没想过是为什么?现在仔细想想,同学的情义,兄弟的义气,如果单单只是这样绝对做不到。他不会认错王青眼中的感情,也不会去否认面对王青这份感情时自己乱了的心跳。

冯建宇这几个晚上也没有睡得很踏实。昨晚,王青一起床他就醒了,偷偷跟着他出去,才发现王青又去了那颗银杏树下。看着他把一根红绸带丢上了树,然后在那棵树下站了许久。冯建宇知道,那根绸带上或许什么都没写。他知道王青不会是那样矫情的一个人,或许是他把这份情感藏了太久太久,需要这样透透气。

冯建宇正想着,突然觉得肩膀一沉,这个一上车就闭目养神的人也睡过去了。王青的头发因为没有发胶的定型软软地散在了冯建宇的肩头,也遮住了他稍显锐利的眉眼。冯建宇这才发现王青的刘海其实已经挺长了。这样闭着眼睛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的肩头甚至显得有些稚嫩。

冯建宇笑了笑,又把视线挪到了窗外。这个人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呢?又是为什么喜欢自己呢?这个问题或许要问他本人才知道。但是会去问么?冯建宇显然不会,同样的问题就算是问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冯建宇只能确认的是,王青这个人已经走进了自己的生命,或许他预感不到他们的未来但是可以肯定现在自己对他,是在意,是喜欢。他也在感激王青,从来没有把这份感情说破,给了他最大程度的选择。

但是,现在的冯建宇还没信心能做出那个选择,他不想再匆匆接受一个人的感情,那样,对王青来说太不公平,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无论是哪方面,对于冯建宇来说都尤为的重要。所以,让自己更努力一些,成长地更快一些,让自己的

新学年到了,原来的这群学弟学妹们终于熬成了学长学姐。有些一早就等在了校门口,只要有心仪的就忙不迭地凑上去,先下手为强嘛。王青跟冯建宇都没那意思,就趴在阳台上看戏。

看着这群朝气蓬勃的大一新生,冯建宇难得叹了口气:“唉,老了老了,这群小鲜肉一来我们就老了。”

王青低头拨弄了几下冯建宇的头发:“来,让我看看有没有白头发。”

冯建宇侧身躲了躲:“干嘛,非礼勿动。”

王青听后不仅没拿开手,还把另一只手也用上了,捏着冯建宇的下巴摇了摇:“我还就非礼你了。”

“我去。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说着也上手去勾王青的脑袋。

两人正闹着呢,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额,我说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干嘛呢这是?”

王青拉下冯建宇的手回道:“闹着玩儿,对了,你在课堂上说你要去当兵,说真的?”

钟晨走了过去,趴在了栏杆上,望着远处说道:“嗯。”

冯建宇抽回自己的手,扒拉了下头发,凑过去说道:“为什么?”钟晨的文化课是班里最好的,其他方面也是最平衡的那个,没有理由突然说要求当兵了的。

“嗯,想不到以后要去做什么。应该说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吧。去军队里呆两年好好历练历练,顺便想想,等想通了也就回来了。”

“来表演系不就是为了学表演然后当演员么?”冯建宇一直认为全班的目标似乎都是相同的。看着历届的学长学姐在电视上出现,而后广为人知,这难道不是他们努力的方向。

“或许吧。”钟晨转过身靠在栏杆上,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指了指王青说道:“这家伙是在你们寝室安家了吧?”

冯建宇反手拍了拍王青的胸口:“就这体型,我们寝室这几个也赶不走啊。对了,你们寝室也就剩你一个了吧。你要是也走了,这寝室就空了。”

“是啊。这位叛离了,帆子在校外租了房子,秋实为了能痛快点玩游戏也搬出去了,可不就只剩我了么。现在我也走了,我们青哥就交给你了。”

“什么叫交给他了啊?”一边的王青指了指冯建宇,“是我照顾他们好吧。”

钟晨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也就他们三个知道王青的习性,估计306的这群住久了也会发现,王青在某些方面,比谁都需要照顾。

隔壁的305终于在这天的傍晚搬来了新人,不一会儿,这边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HI,你们好。”

“啊,原来隔壁是你们啊。”马涛一打开门才发现来的人是熟人。早就知道隔壁很快会有人搬进来,没想到是他们。来的人是韦峰跟朱翔浩,当初帮他们拍微电影的那两位学长。

“学长,你们怎么来了?”冯建宇见是他们,立马跳下床,把人迎了进来。

“我们刚搬到隔壁,记得你们就住这儿,就过来打个招呼。”

“你们不是快毕业了么?怎么还搬过来,听说本来搬来的不是大一的么?”宁宁靠在椅背上,探着半个身子问道。

“是啊,本来住研究生楼的,结果年久失修,墙面有些裂了,重新装修就被赶出来了,我们寝室另外两个倒是大一的。”

“想我当初还羡慕你们呢,研究生楼两人一间特舒坦。”

听了这话韦峰摇了摇头:“可拉到吧,给这人又当爹又当妈,我还不如住四人寝室,还能有人分担下这压力。”

朱翔浩摇了摇手指:“非也非也,我这叫锻炼你。从小我就替你冲锋陷阵,锄强扶弱的,现在给我做点事儿不是应该的么?我这是给你报答我的机会。”

韦峰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谢谢你啊。”

王青看着这俩人的互动,冲冯建宇挑了挑眉,这305看来以后也会热闹非凡。

天气渐渐冷下来了,上课的学生自然也越来越少了,签到本不用都能看到谁来谁没来了。学校为了让学生们能好好振奋下,就着手正式展开了体育文化节。

体育文化节说白了就是个趣味运动会,只不过这次是全校一起的比赛不只是有广院一个学院。所以广院报名的同学又经过了层层的选拔。等到名单出炉的时候,冯建宇在上面看到了熟悉的名字,言晴。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言晴了,分手了之后,她就辞掉了街舞社的工作,平时在路上看到也只是微笑着点点头。这事儿似乎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没想到这次又跟她在一个组里面。

“龙卷风。”王青站在公告栏的另一边,显然也看到了言晴的名字,连带着那目不转睛看着公告栏的人也纳入了他的眼睛。

冯建宇仔细记下跟他同组人的人名他才退出了围观人群。等他买了两人份晚饭回到寝室的时候,王青那家伙果然坐在床上戴着耳塞听着歌。这人一定又不打算吃晚饭了。而寝室里的另外两个家伙竟然不在。

“下来,给你带饭了。”

“嗯。”嘴里应着这话,却显然没有从上面爬下来的意图。

“他们两个呢?”

“去网吧通宵了。”说完这句又沉默了。

这算怎么回事?

    冯建宇他搬了把凳子过来,放到王青床边,站了上去,伸手摘下了王青的耳机。

“说吧。”

“说什么?”

“别给我装啊,躲我是吧?”

“我没躲啊,我不是坐这儿了么?”

“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冯建宇趴在上铺的栏杆上看着王青。

王青低头看了看冯建宇的眼睛,又把眼睛移开了,嘴里倒是没再反驳。

“我做了什么你就看我不顺眼了,既然这么不乐意看我,那我走好了。”

“大宇,你能不能不去参加文化节?”

“干嘛?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好吧,我赢得多幸苦。”冯建宇稍微想想便猜道这人一定也看到了某人的名字。这是吃醋了。

“我怎么知道会不会刚好你跟她手拉着手站隔壁,这什么破比赛。”王青想一想他们一起的场景就酸的牙疼,每次走廊偶尔遇见,自己已经当看不见了。

“哦,吃醋了。”

“没有。我跟你什么关系啊,我不吃醋。”

“哦,没关系,那我下去了。”

冯建宇见王青梗着脖子死不承认的样子觉着好玩,就作势要下去。没想到对方竟然突然扑向他,抱着他的脑袋在他的额头狠狠亲了一口。

看着冯建宇双手抓着栏杆,带着惊讶的脸越烧越红的样子。王青擦了擦嘴然后说道:“我就是吃醋了,怎么着吧。”

“你......”

冯建宇的话还没说完,寝室的门开了开来,马涛跟宁宁边抱怨停了电还没发电机的网吧一边啃着鱿鱼串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的姿势愣了愣。

“你们这是在干嘛?”

冯建宇摸了摸脸颊,跳下凳子,拍了拍王青的床说道:“他让我给他唱童谣催眠。”

“你敢不敢编一个靠谱一点的理由?”马涛把手里的零食丢了过去。冯建宇险险接在了怀里。

“是我叫他唱的。”王青在上铺好死不死又接了一句,冯建宇直接扶额。

宁宁看了看王青面瘫一样的表情嘟囔了一句:“切,你以为你几岁?”


评论
热度(22)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