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关于早安吻

蓝皮鼠爱吃麻麻儿鱼,你的点梗。希望你看得开心,啾咪~~

王青是被小夏的爪子拍醒的,这个小东西,从来都学不会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窝里睡觉。

“嘘——”王青点了点小夏的脑袋,“乖。”随后把它小心地放到了地上。

因为王青的动作,被子里的另一个人感到了灌进被窝的冷风,又往被窝里钻了钻,整个脑袋都埋了进去,只留下一丛乱七八糟的头发。

这么睡觉也不怕给你憋死了,王青凑了过去,把人抱在怀里,压了压被子,让这人的脑袋露出来。被窝里的那人感觉到了熟悉的体温,整个人都缠了上来,依旧平稳而缓慢的呼吸,显然还没有睡醒。

王青摸了摸那人的头发,低头看他怀中的人。依旧粗糙而坚硬的头发,就像这人的脾气,让他不要一个一个熬通宵拍戏不听,非得自己去抓了才肯回家。说是带新人,有这么带的么?陪着熬,陪着对戏,全剧组也就这个傻瓜了。害怕拖进度就跟他说啊,换了这个新人不就行了么?不过,要是真这么说了,这人估计又要埋怨自己了,什么要给新人机会啊之类的。长篇累牍的也不嫌累。哦,上次还因为骂了一句他的小助理气得三天没理他,这个工作室老大怎么就这么没威信了呢?摊上他这么个老板娘他老板的地位都没了。想到这儿王青捏了捏怀中人的鼻子,只会在他面前耍小脾气的小坏蛋。

怀中的人因为呼吸不畅憋红了脸,皱了皱眉头,王青立马放开了手。另一只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脊背,在这样的安抚下,怀中人蹭了蹭王青的胸口,又睡了过去。

王青伸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就是这个鼻子,一旦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总会皱得可怜兮兮的,让他怪心疼的,恨不得天天抱怀里,关家里,又不是养不起,干嘛在外面受那些闲气。这事儿,自己也不是没提过,但是那天他喝了点酒,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用鼻尖蹭着自己的下巴,蹭着自己的脸颊,蹭着自己的鼻子,这样的情景,还能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一定是圣人。哼。

怀中的人感觉到王青的鼻息喷到了眼皮上,痒痒的,不自觉地伸手挠了挠。王青抓住他的手指亲了亲他的指尖,然后顺势亲了亲他眼角的泪痣。

王青还记得他们的粉丝说起过,他眼角的泪痣是因为前世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一旦有泪痣的人,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们就会一辈子分不开,而自己恰好就是那个人。王青本身并不相信这些命理,但是他却觉得,跟这人的相遇似乎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事。要不然这个小坏蛋怎么会牢牢抓着自己的弱点呢。只要他稍微闹点小脾气,自己就乖乖就范。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严肃不起来。

还有这双明亮的双眸,似乎总能看穿自己在想些什么。在他面前,自己永远不用伪装,当然也别想伪装。上次就偷着出去跟蔡照他们聚了聚,回头就被这双眼睛瞪着,尴尬地堵在了门外面。自己刚想狡辩几句,这人的眼中竟然泛起了水光。可恶,就算知道他最近接了部苦情的戏正练习哭戏呢,还是低头不停认错,再三保证,才被放进家门。唉,明明是自己家,明明自己也有钥匙,怎么就不再挺个几分钟呢?唉,谁叫自己舍不得让这人流泪呢,就算明知是假的也舍不得。

你说,这人有没有自己不稀罕的地方,王青仔细看了看冯建宇的脸,嗯,好像没有,都很好。如果硬要说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这张嘴,从来不肯好好跟他说句情话。我爱你这简单的三个字貌似自己听到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想想已经有十年了吧,十年了呢!就这么轻而易举,牢牢绑了自己的爱情十年。这个小坏蛋,大闷骚。王青想着,凑过去狠狠在他的嘴上吻了下去。可想而知地挨了对方的一个大嘴巴子。

“干嘛呢你。”

“干你。”说完这话,王青就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加深了这个吻。双手也从他敞开的睡衣里伸了进去。略显粗暴的动作却带来了异常兴奋。怀中人尚未完全清醒的思绪再次被接二连三的快感冲散,嘴里只来得及吐露些细碎的呻吟。

小夏蹲在床边,不满地叫了两声:喂,我的早饭。喂,别玩儿了。

 

Ps:并不会写H,所以卡了,所以突然就完结了。

我有罪......遁......


评论(3)
热度(20)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