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六】

 等两人赶到集合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所有人的遭遇貌似都差不多,有些比他们更加灰头土脸,一群人集合在一起互相说着早上的经历,简直聊个没完。领队老师扯着嗓子叫了好几声才终于安静下来。

“接下来我们要去南法镇小学,大家稍微休整下就跟我过去。”

话音刚落,这群学生就散了开去,各自折腾去了,好歹把脸上的土跟汗都给擦擦。

镇上只有这样的一所小学,里面聚集了镇上差不多所有的适学儿童,一张张小脸上都带着笑容跟好奇。一群衣着光鲜的城里来的哥哥姐姐,来这儿看他们了么?

冯建宇看着眼前的孩子们,他们并不像他从来有爸妈爱着,有姐姐疼着,想要什么都有,就算不喜欢也要去上学。这里的孩子,或许能在这里学习就很不容易了,冯建宇率先走进了孩子堆里,蹲下来跟他们打招呼。其他的学生也走进了孩子堆里面跟他们闹了起来。只有王青依旧站在一边。

有个小女孩,看到王青,走了上去,想去拉王青的手,王青却退后一步闪开了,那个女孩望了望拉了空的手,看了看王青,嘴巴一咧,“哇”地就哭了起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冯建宇冲过来把小孩抱在怀里安慰。

王青尴尬地摆了摆手:“不是,我不是。”说完就转身出了学校。

众人都疑惑地望着似乎夺门而去的王青,他怕小孩?只有冯建宇发现了王青眼中依稀闪过的害怕跟一般人有些许不同。冯建宇把呆在怀里已经不哭的小孩交给了学校的老师追了出去。终于在学校的篮球架下找到了王青。

王青坐在篮球架下面,手里拿着一根树干,在地上胡乱地画着。

冯建宇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了?”

王青低着头说道:“没事。”

冯建宇听着王青比平常低沉的多的声音,知道他一定有什么心事,就蹲了下来,拉住那根还在乱划的树干,看着王青的眼睛又问了一遍:“怎么了?”

“我......”王青还想说没事,可是看着冯建宇的眼睛,后面的词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我只是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

“他们那么可爱,那么小,跟他们一起玩,我怕他们因为我受到伤害。”王青看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说道。

“没关系,他们平时跑跑来跑跑去的,摔倒碰到常有的事,我从小也调皮,何况......”

“不。不一样。”王青握紧了拳头,“万一呢,如果有万一呢。说不定,说不定就死了。”王青说完,手中的树枝也应声而断。

冯建宇这才意识到,王青的害怕跟他想的不一样。现在的王青陷入了他自己的回忆,那段回忆对于王青来说,显然特别的无助,特别的痛苦。冯建宇一只手握住王青紧握的拳头,一只手抚上了王青的脸颊,让他的眼睛离开地面,看着自己的眼睛。

“王青,看着我。”冯建宇的话一直有那种魔力,陷入回忆中的王青抬起头将视线慢慢集中了起来,“王青,你听我说。都过去了,过去了知道么?现在,就现在,这所学校里很安全,没有什么万一。你想想他们的眼睛,想想刚才朝你伸过来的手。这里的孩子比你想象的要坚强的多。他们的生活教会了他们怎么好好地活着。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但是你想想,现在这里的孩子需要你,需要我们。或许这是他们成年前唯一一次接触外面来的人跟知识。我知道你害怕,害怕历史的重演,害怕过去再把你带入那个旋窝中,你不要害怕,我在这里,你进去了我会拉着你。你感觉的到么?”

王青有些迷离的眼神在冯建宇的引导下,渐渐恢复了清明。他反手握住了冯建宇的手,闭上眼平稳了下情绪,才缓缓说道:“我七岁的时候还有个妹妹,特别的可爱,我总是喜欢带着她玩儿,有天,我跟她手拉着手一起出门逛街,她在马路上看到了一条小狗,想要去抱来玩,就挣开了我的手,没想到那个时候开了辆车过来。小狗被她护在怀里活了下来,她却走了。是我没照顾好她。”王青的眼泪落在冯建宇跟他交握的手上,也落在冯建宇的心上。他从来没有好好认识过王青,好好用心去了解这个一直看起来很任性的王青,在他坚强的外表下,也有这么软弱的部分。

冯建宇的心有些微的痛,他伸手把这个低着头的大男孩抱在怀里,这个时候,王青似乎才像那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他轻轻拍着怀中人的背:“没事,没事。我在这儿。我不会这么脆弱,不会轻易离开。”他安抚了好久,直到感觉到王青回抱他的力量才安下心来。王青,就算有软弱的地方,现在也有他在身边,会好好保护他。

教室里依旧吵吵闹闹的,冯建宇跟王青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那个被王青躲开的小女孩抱着老师的腿往后退了两步。冯建宇看了看身后的王青,只见他往前走了两步,半蹲在小女孩的面前:“你好,我叫王青,刚才我的手上有脏东西,现在我洗干净啦,看,是不是白白的。”

小女孩伸着脑袋看了看王青的手,大大的,干干紧紧的,手的主人也笑得很温和,小女孩怯生生地点了点头,然后往外挪了点。

“哥哥这里有个小礼物要送给你。”说着王青把一只手绕到了背后,冯建宇见状,微微蹲了下来,把藏在口袋里的小花递给了王青,“当当,漂不漂亮,送给你。”王青把花从背后拿了出来,送到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看了看漂亮的小花,又看了看面前帅气的小哥哥,然后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扑进了王青的怀里:“谢谢哥哥。”

王青笑着抱起了小女孩,把小花插进了小女孩的发辫里:“是我要谢谢你。”说着看了一眼身后的冯建宇。

冯建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走到小朋友面前说道:“来,哥哥给你们唱首歌怎么样?”

“好!”说着一群孩子围了上去。由冯建宇开了头,这群城里来的哥哥姐姐都被闹着表演了一通。有的唱歌,有的跳舞,还有的临时排了个小品,逗得小朋友跟老师们都前仰后合的。

轮到王青的时候,这人意外地表演了段武术。看到王青流畅地打完一套拳,冯建宇跟所有人一样惊掉了下巴。没想到这个时尚潮流街舞跳得特好的现代人还会武术,而且看架势不像一般的花架子,显然是练了好多年。

看到王青被一群小男孩围在中间叫着师傅,冯建宇也蛮想上去求教一番的,毕竟他从小还有个武侠梦呢,如果能让王青教自己几招,即使只是摆摆架子也挺有范儿的。

一群人在学校里闹腾到放学才跟小朋友们依依惜别,直到走出校门,众人才发觉各个都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白天忙农活,下午陪孩子玩,怎一个劳心劳力啊。

等王青跟冯建宇回到江婆婆家的时候,江婆婆已经做好了一桌的菜。三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江婆婆年纪大了就先去睡了,给他们俩休息的房间已经打扫好了,自便就成。

两个年轻人哪有这么早睡的,商量着就打算去江婆婆他们当年定情的湖边看看,虽然当年没有找回那个他,但还是做了个衣冠冢在湖边。

小镇的夏夜,万籁俱寂,习习的风从湖上吹来,带来了些些凉意。王青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下身体,忙了一天终于能松口气了。

“唉,是不是那儿。”冯建宇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了会儿,就招呼着王青过去一起看看。

“说是在银杏树旁边,应该就是那儿吧。”

王青跟冯建宇走了过去,果然就像镇里人说的那样,这里完全没有一点儿像衣冠冢的样子,反而有点像月老庙。你说为什么?抬头看呗,一条条的红丝带,隐约还能看到上面写着些什么。听说镇上的小情侣都会来这儿把双方的名字写在红绸带上,丢到树上去,如果一次就挂住了,就意味着他们的爱情就能像这白果树一样,长长久久。

冯建宇摸着这树,闭上眼,仿佛能听到当初那对情侣在这银杏树下喃喃说着情话。

“你说,人死了之后会不会有灵魂?”冯建宇问道。

“或许吧。”

“如果有,我真想看看那个人。”冯建宇睁开眼摸了摸银杏树,他想见见那个人,告诉他,江婆婆其实一直很想念他,。

“真相见?我有他的画像。”

“什么?”冯建宇惊讶地回头看着王青,他哪来的画像。只见王青掏出他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叠得很整齐的纸。

冯建宇带着疑惑翻开了那张纸,就着今夜明亮的月光,冯建宇依稀看清了纸上的画像。

“唉,你什么时候画的,不对,看这纸,难不成是那个人的遗作。”

“嗯,中午的时候江婆婆给我的。”

“她给你干什么?”

“或许是想通了吧。”

“执着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江婆婆会变得越来越孤僻,怕是有人告诉她,提醒她,那个人已经离开的事实吧。”

“她会接受我们俩走进她的生活,怕是她感觉到时间不多了,最后给自己的一个机会吧。她怕她自己的执念过深,让她去不了他去的地方。不能在死后跟他相守吧。”

“那......”冯建宇抓着画像抬头看着王青。

“那我们把它也一起埋入地下,告诉那个人,江婆婆现在就长得跟画上的一样,让他别认错了。让它去到它来的地方,带去她的爱跟思念。”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的话。”冯建宇捶了王青一下,这小子学会读心术了啊。

王青挑了挑眉没说话,眼里倒是满是得意的神采。

于是两人蹲在树底下挖了个坑,把纸张小心放了进去,然后细细填上了土。

“真羡慕这种从一而终的爱情,如果能这样携手老去,那该多幸福。”

“会的。”

听着王青的的回答,冯建宇的心中似有一阵暖流趟过。他回头,恰好对上一对深情的眼眸。那双眼睛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尤为的温柔,冯建宇此时的双耳似乎蒙上了一层薄纱,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快。自己的四肢似乎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要不然在那双眼睛靠地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会不知道躲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逐渐靠近的人,呆呆得不知道做何反应。直到他以为王青要亲上自己的时候,他的眼前闪过了一点星光。然后他看到那点星光缓缓落在了自己的鼻尖。

“萤,萤火虫。”两人的目光都被这个小东西吸引,冯建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大脑也开始运转,这才感觉到双腿有些发麻,往后跌坐在了地上。

“看。”王青顺着小东西飞去的方向抬头望去。

只见湖岸上星星点点飞起了许许多多的萤火虫。那点点的星光缓缓扩散在两人的周围。似一片银河做成的薄纱从他们身上拂过,然后缓缓飘去别处。

“唉,你们等等。”刚还在地上的冯建宇从地上站了起来,追了过去,孩子似地在萤火虫堆里跳来跳去,还招呼着王青来一起抓。

王青站了起来,抱着胸靠在银杏树上,看着不远处笑着跳着的冯建宇。

夏日的湖边,又起风了,风里带着冯建宇的笑声跟王青的喃喃声。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评论(2)
热度(24)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