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五】

王青跟冯建宇只能边打听边走,所幸路上遇到的路人也算和蔼,一路问着也来到了菜圃。说是菜圃,其实也只是种着一些蔬菜的田地而已。王青显然没有下过田,看着路都不知道怎么下脚。

“唉,你们是城里来的学生吧?”田间刚好有位大伯在翻土,看到他俩高兴地挥了挥帽子打着招呼。

“嗯。大伯,你知道那个,等等。”冯建宇说了一半才想起来,他们连那个婆婆叫什么都不知道呢,“就是住在小镇西北角的婆婆的地在哪儿么?”

“哦,你们说的是江婆婆?在这儿,就我前面这一块地儿就是她的。”

冯建宇看了看方位,小心地下了地,最近天气晴好,也没怎么下过雨,其实路也还算好走。冯建宇走了几步才发现王青根本就没跟上来,那人看了看自己的鞋显然不打算下来。冯建宇叹了口气又折返回去,拉了那人就往田里走。

“唉,脏。”

“脏什么脏,你吃的那些都是这么摘来的,我看估计这中饭也吃这些,你不下来,说不定都赶不上中饭。”

“那我不吃了。”

“你不吃我还要吃呢,走不走,不走我蹭你一身泥。”冯建宇说着就抬了抬脚。

“你敢。”王青板着一张脸显然不想走,但是显然冯建宇一点都不当回事儿,依旧瞪着眼睛盯着他,王青僵持了半天,余光看到田里的那伯伯也站着一直看着这里,终是败下阵来,嫌弃地蹭了蹭鞋,跟着冯建宇的脚步往里走。

幸好冯建宇还会点儿农活,至少分得清黄瓜跟苦瓜。在王青胡乱摘了一通后,冯建宇看不下去了,直接让人拎着篮子站在一边。王青只能跟在他后面顶着大太阳一路擦着汗。

那大伯也难得在农活的时候遇到人,就稀稀拉拉跟他们聊了起来。

“江婆婆这人你们是不是觉着有些怪?”

冯建宇跟王青看了看大伯,想了想刚才的情形,斟酌着点了点头。

没想到就这么一点头,那个大伯就打开了话匣子,一股脑将这江婆婆的经历说了一通。

原来这江婆婆年轻的时候,在小镇上也是个出了名儿的美人,可是心高气傲谁都看不上,到了二十也没嫁出去。这江婆婆甭管后面追了多少的人,从来都不屑一顾,家里的人起先都着急忙慌的,后来就随她了。没想到这江婆婆竟然自己搬出了家门,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砌的小屋。白天做些农活,给人缝缝补补,晚上就着蜡烛看看书,那些书还是从镇上唯一的学校里借的。时间一久上门求亲的人也就少了。很多时候大家都远远看一眼她,连上前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大伯说到这儿还挠了挠头,显然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没发育的小孩子,一定没少跟小伙伴一起躲在一边看这个漂亮姐姐。

直到有天,村里来了一个青年,那个青年穿着怪异,带着眼镜,背着一个画架来到了村里。据说是来小镇里寻找自然风光,来写生的,说着这样奇怪的话,还在村里住了下来。有天,他坐在湖边写生,恰好看到了划着小船唱着山歌女子,就深深爱上了。那个青年挥舞着他的画叫着江中的女子,可是没注意脚下,一个不留神,滑下了水。幸好那个女子发现把他救了起来。没想到就这么一眼,这么一救,这俩人就在一起了。

“那后来呢?”冯建宇问道,看这大伯的神情,想必后来也发生了什么。

“唉。”大伯靠在锄头上,拿下帽子扇了扇,“后来啊,那个男的死了。”

“什么?”王青停止了擦汗的手,问道。

“死了,那年下了场罕见大雨,河水上涨,这个人为了救一个孩子淹死了,你说他不会游泳救什么?”

“那个孩子是不是大伯你?”冯建宇看着大伯眼中难掩的泪光,问道。

“唉。后来这江婆婆就不对了,刚开始还好,可不知怎么的,就变得越来越奇怪,白天都很少出门,就这片菜圃,也是镇里几个人一直顾着的。”

大伯看着这俩小伙子听了他的故事一脸同情的样子,笑着用帽子拍了拍他们:“这都过去几十年了。你们这俩小家伙有心的话,今天就好好照顾江婆婆。”

“大伯,我们会的。”王青颠了颠篮子,感觉三个人应该够了,就跟大伯告别回去了。

两人走到一半还听到大伯的声音:“唉,江婆婆喜欢吃苦瓜炒蛋,多加点糖,特别多的糖。”

“唉。”冯建宇转过身大声回了句。

“唉什么唉,你会做么你?”王青拿起篮子里的苦瓜问道。

“你以为小爷我只会吃啊,小爷我会做的多了,今天你有口服了。”

“别糟践这菜就行,我摘的多幸苦。”

“喂,搞搞清楚,幸苦摘的是我好吧。”

“是我,我流的汗比你多,看我幸苦的。”

“这是你汗族人的体质好么,完全没关系好吧。拿来吧你。”冯建宇趁王青不备抢过篮子就往回跑,王青指了指他逃跑的方向立马追了过去。

“你让我追到你就死定了。”

等俩人跑到江婆婆住处的时候,她已经拄着拐杖等在门口了。打闹着的两人收了笑,走到她面前,递上了篮子。

“进去吧。”

看江婆婆一进门就坐在了椅子上,摆弄风干在一边的蔬菜,两人就知道猜的没错,中饭得他们自己来了。冯建宇走到灶台那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开工了,虽然条件差了点,但是基本的刀跟调料都有,这么些蔬菜也简单,就是这个蛋。

“王青,去找几个鸡蛋来。”冯建宇朝王青吼了一句,这人耍什么帅,靠在一边什么都不动。

“去哪儿找?”

“自己想办法。”

王青只能走到江婆婆那儿,扯着嗓子问了几句,才得到江婆婆的回应。王青顺着江婆婆的手势看去,在这个小院儿中间竟然还有一个鸡窝。不过这蛋,是不是要去鸡窝里掏?

王青走过去低头看了看,里面还真有只鸡,窝在那儿。怎么把它弄开?王青跟叫狗一样叫唤了半天没用,龇牙咧嘴威胁了半天没用,只能用东西把它拨弄开了。王青左右看了看,找了根棍子,小心得伸进鸡窝,没想到这动作直接激怒了这刚产下蛋的母鸡,一下子冲着王青追了过去,吓得他丢了棍子就跑了开去。围墙外的狗听到里面的声音也叫着闹腾了起来。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鸡飞狗叫。

冯建宇回头指着王青捂着肚子不停地笑。就连江婆婆,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微笑。这傻孩子。

等到王青拿到鸡蛋,冯建宇都炒完俩菜了。冯建宇看着捧着鸡蛋的王青还是忍不住的笑,看着对方生气的样子,冯建宇努力停止了笑声,拍了拍王青的肩示意他低头。王青一脸疑惑地弯了腰,就见冯建宇踮起了脚尖向他越靠越近。在王青的心也越跳越快的时候,他看到了冯建宇再次笑开的眉眼:“傻子,头上顶着鸡毛呢。”说着把鸡毛插进了他衬衣的口袋,然后取走了他手中的蛋。

菜很快就都上来了,冯建宇捧着筷子紧张地看着江婆婆伸手夹了一片苦瓜放进嘴里。

“怎么样?好吃么?”冯建宇小声地问道,他紧张地连江婆婆耳背都忘记了。

江婆婆没说话,但是嚼着嚼着眼泪突然流了下来。两人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王青小声地说道:“有这么难吃?”然后他夹了一块试了试,满嘴都是该死的甜味,把所有的苦味都盖过了。王青立马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他正想说说冯建宇,对面的江婆婆却把那难吃的苦瓜咽了下去,然后开口说道:“以前啊,他就喜欢这么做苦瓜。因为我不会吃苦啊。我记得他说,跟着他,以后就不用吃苦了,以后每天都会像这样甜甜的。”

江婆婆说着说着笑开了。两人似乎从这笑容中看到了当年那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

“你们快吃快吃。”

王青跟冯建宇这才开始动筷子。王青吃了其他菜之后才收回刚才他想说的话,冯建宇的手艺虽然没他爸的厉害,但是比那些菜馆子里的倒是不差,以后有机会该让他多做做。后来那盘苦瓜有小部分进了江婆婆的肚子,但是江婆婆年纪大了,冯建宇看情况就多吃了些。吃完后,他表示,至少这个月,他绝对不想见到任何甜食。

饭后,王青帮着冯建宇收拾了碗筷。但是依旧被冯建宇赶出了厨房,因为他怕王青这粗手粗脚的,万一打碎了什么就不好了。王青只得陪着江婆婆坐在一边,提早过起了老年吃饭了就坐一坐的生活。

只见江婆婆哆哆嗦嗦地打开了她随身携带的一个荷包,从里面倒出了一张纸,然后递给王青。

王青看了看江婆婆,在她的示意下,打开了那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纸张。纸上上是一副画,画着两个老年人。其中有一个很像眼前的江婆婆,另一个,应该是江婆婆的爱人。画像的旁边还写着一句话:当我们老了。

王青看了看就把画收了起来,想要还给江婆婆。江婆婆却握了握王青的手然后把画退了回去:“我老了,就跟画里一样,不用看了,也看不清了,这个就当礼物送给你们了。至于他,一直就活在我的心里,哪有这么老。收着吧。”

王青把画好好地折了起来,放进了贴身的皮夹里。然后用两只手包住江婆婆苍老的手握了握。

这时,镇上的广播响了起来,召集镇上的学生集合。冯建宇甩着手出来,看见王青跟江婆婆突然这么亲近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先赶去集合吧。

 


评论(8)
热度(20)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