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四】

王青回到宿舍的时候,冯建宇正关上门出来,看到他就冲他点了点头。许唯诺答应写剧本了,让他好好想想吧。

三天后,许唯诺的剧本终于写出来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竟然是个特别温暖的故事,两个男人之间从相识相知相恋到分离的普通故事。光看剧本除了相同的性别,跟其他人的感情没有任何的不同。

许唯诺笑着跟众人解释:“我们的感情就是跟一般人一样啊,没有任何的不同。只是社会容不下而已,很多人都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这微电影算是一种释放吧。我不知道它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但是这就是我要表达的东西。算是我给这场爱恋画下了休止符吧。”

当王青把这个剧本拿给张老师看的时候,张老师也点了头,许唯诺是个内心温暖的好孩子。学校里发生的这些他并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去阻止,这是这群小孩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经历的东西。虽然有些复杂,有些坎坷,但是显然他们没有被打败。如果要进入娱乐圈,这些还只是鸡毛蒜皮的小压力,能抗住,才能算是成长。

冉雪看到这剧本的时候竟然哭了,还把眼泪擦在了朱翔浩的身上,要不是韦峰拉着,这两人又得打起来了。从剧团吵到这部微电影,这两人也是欢喜冤家的一对啊。

原本还呆在上海导话剧的刘导也被王青跟冯建宇请到了北京。那个准备拍微电影的学长看到刘导兴奋地双手直发抖,被众人嘲笑了很久。

微电影的取景都选在了学校,拍摄的途中有很多人的围观跟窃窃私语。有时候也会有人上前捣乱。王青只能时刻都盯着,三位主演显然也不是好惹的,磕磕碰碰了近一礼拜,才算全部完成。后期的剪辑许唯诺跟冯建宇盯了好几个通宵,把剪辑师都快熬疯了。

而同时,第六届心理健康节也正式启动了,讲座的几个老师有些还真的换了稿子,跟学生们聊起了同性恋的话题。讲堂内的气氛显然比过去听过的任何一场讲座都热烈。所有的问题都有了专业人士的解答,那些心怀鬼胎的激进分子终于失去了蛊惑人心的作用。即使有了那么些依旧过激的言语,也终于有人敢站出来反驳几句。

微电影播出的那天,座无虚席,甚至还有好些人站在过道里往里面张望。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中还传出了小声啜泣的声音。影片在两位主角分手后暗了下来,全剧结束。

当所有人都在惋惜的时候,影片重新亮起,许唯诺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里。

“大家好,我是许唯诺。可能大家都认识我了吧,呵呵,我很感谢我的朋友们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也谢谢各位来到这里。我从意识到自己跟其他人不同开始,我每天都很害怕,害怕被别人发现我的不同,于是我变得越来越自卑,只顾沉在书里,变得不敢面对生活。直到我遇到他,他就是照进我生命中的阳光,让我试着走出了那段阴暗的时光,直到现在,我依然感谢他。我们跟你们一样,一样学着怎么爱人,一样学着怎么被爱。爱人如爱己,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你们的爱人。谢谢。”

屏幕彻底暗下,灯光打开,许唯诺跟所有的主创在台上跟观众鞠躬,台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用掌声给了他们最好的鼓励。

微电影无疑打了丁陌阳最响的一个耳光,让他彻底在广院消失了,但是最后,许唯诺也被他的父母带离了这所学校。他走的那天抱了抱他所有的朋友,包括王青。

王青能清晰地听到许唯诺对他说的话:“加油。”他还看到对方嘴角略微带起的弧度。这个温顺的人通过这次事件似乎也改变了些什么。

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一学期也走到了尾声。就当大家都愉快地收拾着行李准备痛快过个暑假的时候,学校又发了个通知,为了加强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大一的新生们,都要去南法镇参加实践活动。除了一些有事请假的外,都不得缺席。

306寝室,都被拉了壮丁,毕竟宣布这事那天他们离开教室慢了一两拍,被辅导员直接拎着签了报名表。王青看冯建宇没走,他想了想,也留了下来。

因为放假了,宿舍里挺冷清的,王青跟学校申请搬到了冯建宇他们宿舍。学校出于安全管理的角度批准了。

王青搬进宿舍的当天就糟心的要命,这个宿舍聒噪的程度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马涛玩游戏习惯超级糟糕。无论是作为团长指挥副本的时候各种国骂还是他敲击键盘的声音,简直魔音入耳,唯一欣慰的是这样的状况一般只会出现三到四个小时。熬熬过去也就算了。

宁宁倒还好些,就是他最近接了配音的活儿,每到了下午,就会从寝室里传来让人汗毛倒立的声音,有次王青经过瞄了眼他的词儿,还是个浪漫爱情故事,那些个堪比琼瑶的台词,他还真念的出来。

至于冯建宇,王青认为相比其他两人还算正常,就是只要不戴着耳机唱高音还是能接受的。这样三个人能和平相处一年真的很难想象。王青抽了一根烟就走去了阳台。

冯建宇看到王青出去了,也从他烟盒里抽了一根,跟了过去。

“怎么样,我们寝室是不是特别嘈杂,受不了赶紧再换回去啊。”冯建宇笑着说,他从王青搬过来就觉着奇怪,这人一向喜欢安静的环境,就他们这寝室能忍几天,就见他皱着眉头,竟然也太平过了一天,他以为他至少会让他们安静一点。

“还行。”王青弹了弹烟灰,能每天都看到冯建宇,光这点就能忍受所有了。何况有这个处女座在,寝室虽然嘈杂了一些,但是绝对整洁舒适。

“没想到你还挺有耐心。你怎么不回家啊?社会实践可不会轻松啊,你这少爷体质,怎么受得了。”

看着冯建宇鄙视的小眼神,王青笑了下,伸手绕过冯建宇的脖子把他轻松得压制在了自己怀里:“哦,你觉得我哪里受不了?”

冯建宇被困在了王青的怀里,因为对方一热就出汗的体质,王青的衣服早就湿透了,现在紧紧贴着,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体温,还有比自己宽厚了不少的胸膛,对方的汗因为这亲密的接触,也渐渐透过薄薄的衣衫渗透了自己单薄的衣服。冯建宇觉得自己的体温似乎也被带高了几分。王青磁性的声音从他的耳边耳边拂过,带起了些微酥麻的感觉。

冯建宇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直到烟蒂掉到了脚面,冯建宇的燥热才哄一下冲上了脸,挣脱了王青的怀抱。他为了掩饰自己的莫名的尴尬,挥了挥并不存在的蚊子苍蝇,接着说道:“行行行,你行,对了明天就要下去实践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便转身进了洗手间,他没有看到背后的王青看着逃也似的自己勾了勾唇。

    经过一路的颠簸一群学生终于到了社会实践的地点,他们表演系选的地方真的有够偏的,原本上车时候还兴冲冲打着牌说着笑话互相逗趣的人早都没了兴致,到最后都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一到地点还有人直接冲下去吐了的。

王青也晕晕的,开车几年也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晕车,冯建宇扶着王青往村里走的时候真的是一路嫌弃。但是扶着的手倒是依旧很稳。等走过一段小路走进村落的时候,王青才从站直了身体,冯建宇抬头望去,那一脸的精神,他就知道那一路半挂在身上一定是他故意的。

前方带路的老师已经跟小镇的镇长接洽好了,学生们会被分为几组,进入小镇,去结对帮住镇里的几户人家。王青自然选择跟冯建宇一组,众人通过抽签选择了要去的人家。然后拿着简易的小镇地图摸了过去。虽说是个小镇,但是地方其实并不大,只是道路复杂了一些,王青跟冯建宇摸到人家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在城市里住的久了,看到这些砖头粗粗搭成的房子,原本已经够惊讶的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似乎只是泥巴随意糊了一下的房子还是刷新了他俩的世界观。

王青轻轻推开了似乎只是装饰的木门,他怕用的力大了,这门得摔裂了。里面的老人感觉到动静拄着拐杖一步步迎了出来。

“你们好啊,快进来。”

“婆婆,你好,我叫冯建宇,这个叫王青。”

“什么?”显然这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听力也不怎么好。

冯建宇只能大着嗓门又重复了一遍,对方才明白,点了点头,指了指地上的篮子说道:“帮我去摘点蔬菜回来。”

两人都愣了,颠簸了一天,走了一长段路,都没坐一下就得去劳作啊?

显然就是这样的,老婆婆看两人愣着,就用拐杖敲了敲地:“快点。”两个人只得跑过去拿起篮子。

出了门他们才发觉自己貌似都没问到底去哪里摘啊?正想回去问问,却刚好看到那个婆婆把门关了起来。两个人面面相觑,完全一头雾水,于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评论(3)
热度(20)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