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三】

  第二天一早,该上课的上课,该躲起来的躲起来。宁宁被安排照看着许唯诺其余人在课堂上掩护他,帮他点了到。一下课,冯建宇就跟王青就去找张老师,作为副院长,他没课的时候基本都呆在办公室,有时候也会出门寻找素材。王青托人打听了下,知道今天他在办公室,就带着冯建宇追了过去。

两人一路上都在商量怎么跟张老师开口。他是全院剧本写的最出彩的人,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微电影也就成功了一半了。可是怎么开口呢?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个结果,距离办公楼倒是越来越近了。

“大宇,青哥。”正琢磨着,两人听到有人在叫他们。

“言晴,是你啊。”冯建宇看到言晴愣了愣,然后拉过王青,低头跟他打了声招呼就朝言晴走去。

王青看着冯建宇跟言晴远去的背影,想到刚才冯建宇的表情,觉得他们将会有什么事发生,但是现在也没功夫去猜了。王青抬头看了看顶楼,这次不成功便成仁。

王青敲了敲开着的门,听到里面应了一声才正了正自己的衣服走了进去。张老师正提笔练着字,见到王青笑了笑,摆了摆手,让他上前看看他写的字。

王青犹豫了下走上前去,看着龙飞凤舞的字胡乱夸了一通。

“你小子会说话,你哥有你这一半的口才就好了。”张老师走到招待客人的沙发边坐下,给自己跟王青沏了杯茶。

“张老师,你认识我?你还认识我哥?”王青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张老师,或者说,从来没有记住过任何一个老师的脸。何况这些几乎不怎么出现的大人物。

“广院之声的选拔比赛你参加了吧。舞台表现跟临场反应都还可以,就是这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差那么点意思。至于你哥,呵呵,王勉那小子脾气够硬,把我的小侄女气的够可以的,她长这么大估计都没受过这待遇。”

王青听到这儿突然想起来,过年的时候大哥被拉去相了一个亲,回到家的时候,头发衣服都湿透了,那叫一个狼狈,还想说哪个女的这么强悍,原来是张老师的侄女,这下子,糟糕了。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啊?”张老师喝了口茶,靠在椅子上打量着这个年轻人,“说罢。虽说你哥那事没成,但是我还是挺欣赏他的。”

王青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前后想了想张老师的话,他突然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是想让他帮忙拉拉红线?王青抬头看了看张老师,对方挂在嘴边的微笑肯定就是在传达这样的信息,于是也带上了微笑,说道:“就是太优秀所以才一直单着,奶奶也很担心。”

“是么,改天我去拜访下。”

“好。”

“那现在可以说你来找我什么事了吧。”

王青放下杯子,端坐好,将来龙去脉跟张老师说了一遍,然后说出了他们的请求。

张老师认真地听完了整件事,点了点头:“微电影的演员,可以在我们艺术团里挑,前提是他们愿意去演。至于剧本,我还是希望你们自己写,最好叫那个许唯诺自己写,他看了这么多年的书都看不透,这次正巧是个机会,让他好好看清自己,最能触动人心的东西,其实就在每个人的心里。你让他好好去想想。这也算是我给他的一个机会。本来这件事影响这么大,这两个人都得停学处理,但是如果他能交出一个好的答卷,我们院方可以考虑不让他停学。那个微电影,你们谁来拍?”

“我认识一个摄影还不错的学长,我想去问问看能不能帮我们。”

“认识的人倒是挺多。但是要让人有兴趣看,还得花时间花功夫。艺术团也有其他的戏要排,也不能无限期借人给你们。我给你介绍个老师,刘方祺,你可以向他请教下拍摄问题。我们也算是听多年的好朋友了,给你开个绿灯,要好好学习啊。”

“谢谢,谢谢张老师。”

王青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所有的事都敲定了。走出办公室,拽着写有刘方祺的电话的纸,王青都没有回过神来。原来他哥哥还能这么用,大哥,对不起了,等我回家要我做什么都行。王青抬起纸狠狠亲了一口,快步向楼下跑去,他要把这个好消息跟冯建宇分享。

王青刚出办公楼的大门,迎面就有人一下子撞入了怀里。

“对不起。”怀里的人后退了两步,说了句道歉便匆匆跑远了。如果王青没看错的话,那不是言晴么?看样子似乎哭了,他们怎么了?

王青皱着眉头看了看言晴跑过来的方向,果然没多久,冯建宇也低着头走了出来。

“怎么了?”

冯建宇摇了摇头没说话,低头揉了揉眼睛,抬起头问王青:“怎么样了?”

“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王青看着冯建宇通红的眼睛,这人显然哭过了。

“分手了。”

看到冯建宇说了这句又开始泛起水光的眼睛,王青不忍心再去问什么。此刻他的心中似乎有些开心,但是,看着这么伤心难过的冯建宇王青又有些心疼,有种想要把他搂在怀里安慰的冲动。

王青心里这么想,却没有这么做。他伸手胡乱在冯建宇的脸上捏了捏:“哭什么哭,分手了而已,有什么好哭的。我都说了不要相信年少的感情。你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冯建宇被捏得有些疼,打开了王青的手,瞪着他:“你懂什么?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难受么?是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付出的感情。看着她在我的面前流泪,听着她说的那些话,我胸口就跟被针扎一样难受。”

“那你去追回来,你去啊。”王青听着冯建宇的怒吼,心里也来了气。既然这么舍不得,那就去追回来。现在对着他吼什么?

冯建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眶里的泪在打转,却怎么都不肯掉下来:“我不能去,追回来只会再伤害她一次。我不能给她想要的感情,温柔的相待比刺刀的伤害还要大。”

“那你就把你的眼泪收回去。自己做出的决定就要有承担它结果的勇气。你都想到了这些不是么?现在哭哭啼啼有什么用。”王青拉了拉袖子,拽过冯建宇在他脸上轻轻擦了擦。

冯建宇原本想忍住的眼泪却因为王青的动作决了堤。他拉着王青的手,把自己的脸埋进王青的胳膊好久好久。

王青能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眼泪渐渐地浸透,王青就这么安静地抬着手站着,直到冯建宇抬起头来。冯建宇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甚是可怜,但是显然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王青抽回自己的手,把袖子卷了起来:“我嫌不嫌弃你啊。”

冯建宇伸手装模作样擦了擦鼻涕:“嫌弃就别伸过来。”

王青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跟个失恋的人有什么好计较的。他等冯建宇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就把跟张老师谈的事跟冯建宇商量了一下。

冯建宇跟王青决定分头行动,王青去找艺术团的学长学姐,冯建宇回宿舍去跟许唯诺商量剧本。至于刘导,等一切准备就绪了再亲自去联系。

来到艺术团的排练教室的时候,里面正在排演《李小红》的剧。所有人都在对词,走位,根本没有空闲下来的人。王青静静地走进去,坐在了最后,看他们排练。

直到整部剧都被顺利走了一遍,演员都松了一口气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王青才走上前去。

“大家好,我是表演系大一的王青。”王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教室,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回过头望着他。

“我来这里是想请各位学长学姐帮个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不太明白这个小学弟想要干嘛。有个似乎认出王青的人走上前来问道:“你是当时撕名牌的冠军吧,我有点映像,你来找我们帮什么忙?你也看到了,我们最近在排一部戏,学校要求的,挺忙的,抽不出空。”

“我已经跟张老师申请过了,只要你们同意就好。”王青把来意说了一遍。却没有任何人的响应。

“拜托了。”王青低头向他们请求,却依旧没有人应答。众人低声细语了一会儿,甚至有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对于他们来说,太为难了,无论是因为现在排练这么忙碌根本抽不出时候,还是怕这题材太敏感怕有不好的影响,更何况出演这个微电影没有任何的好处。

此时,教室里却响起了几声大笑。“太可笑了。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随着王青的几声大笑,教室再次安静了下来,众人看着双手插着口袋,嘴角带着嘲讽笑意的王青,目光里带着不解跟愤怒,这是在嘲笑他们么。

王青看了看众人的表情,脸上的笑又扩大了几分:“你们真的了解《李小红》,真的理解这部话剧么?看看这部剧的时间,改革开放三十年,演着演着你们也被同化了吧,封闭,老旧,死板。你们爱过么?痛过么?你们见过真正的伊莎贝拉么?那个男孩带着对他爱人的爱死在了他的梦里。活着的那个带着这个残梦走进现实里。他以后真的会幸福么?能幸福么?这是谁造就的。违背这个社会规律是错的,要打击,违背纲常的爱情是错的,要打击,你们有想过这些规律,这些纲常也会有错的时候么?他们的爱难道不可贵,他们爱难道不真挚,你们就要这样一剑剑刺进他们的心窝里么?他们也是会痛的。现在,我只是需要你们帮一点小忙,帮那么一点点,让这美丽的蝴蝶可以飞地更广些,不会有人再为寻找它而受到伤害。何况,它并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王青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低下了头,显然都有些动容。

“你们谁要去的话,记得跟我请假。”

“王老师?”

“社长。”

众人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教室后门口的王老师,只听他说道:“话剧跟微电影还是有些不同,有机会尝试一下也不错。不过,不能耽误这里的排练。”

“我跟你去吧,似乎还挺有意思。这家伙也一起。”朱翔浩架着韦峰站了出来,虽然被架着的那人挣扎了半天,但是也没说拒绝的话。

“反正我的戏也不多,我也去,我也去。”冉雪也举手应着。

王青看着站在面前的几人,笑着伸出手跟他们紧紧相握:“谢谢。”

王老师也走上前拍了拍王青的肩膀:“张老师的眼光是不错。小伙有前途。好好拍。”

“是。”王青点了点头。对王老师深深鞠了躬表示感谢。这边,微电影的演员总算是敲定下来了。


评论(1)
热度(15)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