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一】

冯建宇在家好好休息了几个月,充分感受了家庭的温暖,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学校。

当他打开寝室门的时候,还挺意外,竟然一个人都不在。

冯建宇摸出手机拨了马涛的电话,熟悉的电话铃从门外传了进来。冯建宇赶紧冲过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果然是马涛。一头杂乱的头发,貌似才从被窝里钻出来,额角却冒着汗,紧张地抓着手机,看到门内的是冯建宇,马涛立马抓住他的胳膊问道:“小诺,看到小诺没有?”

“出什么事了?”冯建宇把马涛拉进寝室里,随手关上了门,倒了一杯水给他。

马涛坐在椅子上,把手中的东西扔在了桌上,烦躁地抓了抓头,接过水就灌了一杯下去。

冯建宇看了看马涛,拿起桌上的东西,那是一张张照片,上面还有记号笔涂改的痕迹。冯建宇只能依稀辨认出上面是两个人。

“这是怎么了?”

马涛叹了口气,缓缓说来。

照片是“红黄蓝”摄影大赛的一张参赛照片。题目是《以爱之名》,描写的是一个人告白失败的场景。

告白的人拿着表白的情书满脸通红,一脸错愕,而被表白的人则是满脸惊诧,甚至退后了一步。表白的人正是他们寝室的许唯诺,而那个被表白的人则是一直跟他走的很近的一个学长。有名的广院才子——丁陌阳。

原本这只是张朦胧暧昧的照片,看角度也是随意的偷拍,并不能认出来这两个人是谁。不知是哪个有心人,把这张照片从百来张参赛照片里挑了出来,复印了很多张,贴在了学校的各个宣传栏里。还在上面写满了许唯诺的名字。更有甚者在学校的贴吧里发了帖子,伪造了很多莫须有的故事。

整个学校为这事炸开了锅,虽说还没人名面上有说什么,但是背后议论的却很多。这事情被曝光的前一天,许唯诺就已经消失了,而那个丁陌阳也藏了起来。根本没有人来澄清这件事,于是,整个事件被舆论带到了更恶劣的方向。贴吧里的言论更是出奇地恶毒。

这件事是每天都有在坚持晨跑的白帆发现的。众人一得到消息就分头行动。王青带着宁宁到处找人,白帆和钟晨撕了学校里的照片,马涛跟陈秋实蹲在电脑前想办法删帖子,可惜一个早上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改变。这件事就像是谁早就设计好的,一旦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丁陌阳呢?”

“不知道,不知道那个孙子藏哪里了。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冯建宇在寝室里转了好几圈,手机也一直在拨打许唯诺的电话,但是对方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人根本联系不到。

马涛打开电脑继续删着帖子,删到后来,发觉这样根本治标不治本,于是召急了一群黑客朋友,直接黑了对方的帐号ID,后来不知是谁,直接关了整个贴吧,这才消停了下来。

但是,这只是冰山一角。学校公共信息交流平台并不只有这么一个地方,难道都要黑一遍么?显然不现实。马涛合上电脑捏着拳头坐在一边,现下只能等消息了。

宿舍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冯建宇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是进来的人中并没有许唯诺,也没有王青。

“没找到么?”马涛问道。

众人摇了摇头。

“王青呢?”

“不知道。”宁宁摇了摇头,瘫坐在了床上。一天了,什么收获都没有,“说是找丁陌阳去了,但是学校这么大,怎么知道他在哪儿。”

“不行,我去找他。”冯建宇推开人群冲出了宿舍。他本能地觉得王青一定能找到丁陌阳,照王青的脾气,如果找到那个丁陌阳,说不定那个人就只剩半条命了,要赶紧找到他们。

冯建宇边找边打王青电话。所幸,打了三遍王青终于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是冯建宇从未听过的冷漠。冯建宇知道自己猜对了,丁陌阳找到了。

“你在哪儿?”

“......”

“快说,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报了地址。一个已经废弃挺久的练习室。

等冯建宇匆匆赶到的时候,王青果然站在门口。王青见了冯建宇,上下打量了一番才说道:“腿好利索了?”

“嗯。”冯建宇踢了踢腿,“那个人呢?不会打死了吧?”说着探头往里看了看。

“没。”说着让开了路,让冯建宇进了练习室,又把门带上了。

练习室的角落里半躺着一个人,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目,看不清表情,嘴角跟身上都挂了彩,双腿还在不自然地抖动,冯建宇一靠近就瑟缩了一下,显然伤得不轻。

冯建宇走过去踢了踢那人腿,问道:“丁陌阳?”

“是。”看来被王青折磨了有些时候,冯建宇问什么,对方就老老实实一句句说了起来。

许唯诺跟丁陌阳相识是因为一本书。那个时候许唯诺刚高考完,一下子闲了下来无所事事,就天天泡在图书馆里看书。要知道,一个系列的书,如果当中空了这么一本,那该是多闹心的事。

正巧,许唯诺看的这套书的第五本在那天被借走了。这本书在这偌大的图书馆里只有这么一本,查了下附近的书店,似乎也没有。许唯诺就为了这本书在图书馆里呆了有快小半个月。每天都准时来报道,如果有人来还书,总要凑上去看两眼。

这天,他又到了图书馆蹲守,刚进门就看到一个人把这第五本放进了还书架上。他一个健步冲上前,把它拿了下来,反复翻看了下,笑得小眼睛都眯缝了起来。等了这么久,可算等到了。

“是你啊。”那个还书的人说道。

“嗯?”许唯诺抬头看着这个陌生人,那人似乎是在跟自己说话。

“刚在外面碰到李阿姨,说是有人一直在找这本书,都小半个月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看书比较慢。”

“没事,没事,其实我也不着急。”

“难得会有人跟我一样喜欢这种类型的书,认识一下吧。你好,我是丁陌阳。”

“哦,你好,我是许唯诺。”

接下来就像很多浪漫的小故事里写的一样,两个人就像是约定了好的似的,每隔几天就会在图书馆里遇到,然后一起看书,一起讨论,一起消磨一天的时光。直到有一天,丁陌阳突然消失了。

许唯诺还是依旧会去那个图书馆,依旧去那里借丁陌阳曾经推荐过的书,等他渐渐发觉那份思念发酵成爱恋的时候,他开学了。有了一帮好朋友,一堆忙碌而紧张的课程,这份感情就被埋进了心里。直到有天,他在学校里巧遇了丁陌阳。原来,他是高他们两届的广告系的学长。

丁陌阳热情而开朗,才华横溢,他把许唯诺介绍给他的朋友,在很多时候都带着他,他会在有了好的点子的时候第一个找许唯诺分享;他会认真倾听许唯诺的小抱怨,然后摸着他的头安慰他;他会在许唯诺生病的时候带着粥跟药来看他。许唯诺就这样一步步踏入他设下的温柔的陷阱里不可自拔。那份单纯的爱恋与崇拜酿成了一壶浓烈的酒,然后,他醉了。是的,如果没有醉,他怎么会写了一封情书,然后去表白。如果没有醉,他怎么会有勇气去把那份感情说出来。

“你那天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我就告诉他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把他当我的弟弟。他的感情我承受不起。”

“好一句只是弟弟,好一句承受不起。”

“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地上的人屈起身体,把脑袋深深埋进了双手里。

“如果只是那么单纯,小诺怎么会跟你告白?如果不是你一直暧昧的表达,小诺怎么会轻易被你的话击倒。”冯建宇蹲下身子,拽过对方的衣领,问道,“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知道小诺对你的感情。在宿舍里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得出小诺在谈恋爱,如果是一份从来求而不得的暗恋,他怎么会笑得那么甜蜜。是你给他下了太多的暗示。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你不站出来,反而跟个耗子一样躲着,算什么男人?”

“已经有公司看中了我的策划案,如果成功被录用,我——”

“那小诺呢?”冯建宇打算了他的话,“那小诺呢?”

“我不知道,我不能让这件丑闻影响我的前途。他会谅解我的,会的。”

冯建宇紧握的手终于忍不住给了丁陌阳一拳:“丑闻?同性恋就是丑闻了么?小诺只是单纯得爱着你,这份爱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然后捧给你,你却把它狠狠丢在一边,然后告诉他,不,太脏了,我不要。简直混蛋!肮脏的是你!你看看你现在,你的所作所为才是丑闻,才是该被鄙视,该被瞧不起的。是,小诺会原谅你,但是我不会。”看到冯建宇通红的双眼,丁陌阳挣扎了起来,他害怕了,冯建宇的眼里满是戾气,他怕他自己真的死在这里。

“大宇,冷静点。”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的王青走了过来,抓住了冯建宇拉着丁陌阳领子的手,“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许唯诺。他,有的是办法收拾。”

冯建宇看了看王青,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甩开了丁陌阳的领子,站了起来,走到一边。

王青踢了踢丁陌阳的腿:“说罢,他可能在哪里。”

丁陌阳哆嗦着嘴报了几个地点,看样子都是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

等他说完,王青就一个手刀劈晕了丁陌阳。转身拉过还在一边生气的冯建宇出了练习室,驱车赶往那些个地点。

王青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紧抿着双唇的人,伸手拍了拍冯建宇的手:“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

冯建宇点了点头,然后依旧不发一言。

这是王青第一次见到发这么大火的冯建宇。毕竟这人一直看起来像是没心没肺的样子,见谁都很温和地笑着,闹着。

王青在许唯诺身上其实看到了点自己的影子,他也跟他一样爱着一个男人。只不过许唯诺比他勇敢,表白了,但是结果很糟糕。所有的舆论几乎都是反对的,所有支持的声音到最后都消声灭迹。对于许唯诺来说,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他挑战了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却失败了。

王青有些许庆幸没告诉冯建宇,自己对他的感情。此时的王青,不敢去想如果告白的那个人是自己,他们俩会怎么样。

冯建宇会做出的回答已经不是王青在意的了,他在意的是周围所有人对他俩的看法,想到以后的演艺道路还很漫长,这些不被世俗接纳的情感能光明正大存在也几乎不可能。王青紧握方向盘,看着前方。这种难熬的黑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去。


评论
热度(15)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