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十】

冯建宇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王青一直坐在旁边陪着,一看到他醒就按了铃。值班的医生跟护士过来检查了一通,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

“医生,我的腿没事么?”冯建宇看着自己打着石膏吊起来的腿问道。

“除了胫骨与腓骨复合性骨折之外,你的腿部并没有出现其他并发伤势,手术也非常成功。现在我们用钢钉固定了你的断骨,麻醉过了后可能会有些疼。”

“谢谢医生,那要多久能恢复?”

“那要看你的恢复情况。如果恢复的好,三四个月就能正常走路了。”

“谢谢医生。”

“那行,早点休息。”

“好的。”

王青把他们送了出去,然后揉了揉脸,才折回身。

“怎么样?难受么?”王青把冯建宇放在外面的手塞回了被子里,又把室内的空调往上打了两度。

“还行。谢了啊。”冯建宇看着满脸憔悴的王青,想来自己昏睡了不是一时半会儿。

“嗯,超幸苦的,赶紧恢复了请我吃一顿。”

“不能吃太多。”

“扣不死你。对了,要不要给言晴打个电话?”

“嗯,告诉她让她好好考试,我没事,让她安心。”

“真是感动中国的好男友。”

“还能不能行,我都伤得这么重了,别酸我啊。”

“那行,再睡会儿吧。”

“嗯。”冯建宇说完就闭上了眼,跟王青贫了几句似乎耗尽了他的精力,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

王青关了灯,走到走廊外面给寝室里的那群,还有言晴都打了电话报了平安。做完这些,王青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是彻底过去了。天知道他拉着冯建宇的手看着他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有多担心,虽说手术成功,但是脑子中总会想起那些因为麻醉药而成了植物人之类的新闻,不过手心传来的温度跟护士每隔一段时间的监测都明确地告诉他,冯建宇很好,很快就会醒来。

他醒了,他的那双眼睛依旧那么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还会跟他逗贫,他依旧惦记着那点饭钱,他又成了那个有生机,有活力的冯建宇。

在冯建宇睡着的时候,王青许了个心愿,他愿意用他全部的力量去守护冯建宇,只要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就好。

半夜,冯建宇疼醒了,虽然完全在忍受的范围内,但是还是醒来了。他转了转脑袋,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王青。借着透过窗照进来的月光,冯建宇看到他高大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上,打着小呼噜,皱着眉头,似乎睡得有些幸苦。微微翻了个身,盖在肚子上的小毯子也掉到了地上,所幸空调打的足,并不会冻着。

冯建宇笑了笑,跟王青成为朋友,真的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值得的一件事,还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刚认识的时候,他生了水痘,自己不眠不休地照顾他,现在,自己断了腿,换了他来照顾自己。

冯建宇看了看自己的腿,他很庆幸,庆幸自己没事。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多怕自己再也下不了床,再也不能正常地走路。每靠近梦想一点点都更珍惜,每了解表演一点点他就更加热爱。越这样,他就越害怕失去。

他还记得,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第一次跟王青谈到自己的梦想,梦想成为一个好演员。然后,在梦里他实现了,可是当他正欢呼雀跃的时候,脚底突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他瞬间就掉了下去。他能清楚地看到王青伸着手大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听不到,就这么一直往下掉,往下掉着,逐渐被黑暗吞噬。那场景,直到现在想来,都会遍体生凉。

所以,太好了,自己的腿没事,太好了。

对于冯建宇来说,养腿伤的日子是舒心的也是糟心的。

舒心的点在于,可以不用参加期末考试,虽说笔试的那些科目估计都只能够的上合格线,但是不用花一个礼拜去临时抱佛脚,那就是好的。而且现在腿断了,行动不便,什么都有人伺候着。伺候的那人虽然总摆着一副嫌弃的表情,但是伺候得还算周到。从刷牙洗脸到吃饭喝水,只要自己一个令下,东西就到手边了。到后来,一个眼神飘过去,对方就能接收到。简直不能更爽。

糟心的点也是因为腿脚不便。腿脚不便就不好上厕所。刚开始冯建宇自己嘴贱就差使者王青又是剥水果又是倒水的,吃吃喝喝了一堆,等到想要上厕所的时候冯建宇才想起来不对。看王青居高临下挑眉看着自己的时候,冯建宇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就算刚开始僵持不下,也挡不住膀胱的抗议啊。所以每次王青拉开他的裤子帮他的时候,他都扭头羞愤得想自杀。

    不过也正是有了王青的陪伴,住院的日子才不会那么无聊。

为了保证冯建宇的安全,王青还硬着接下了送冯建宇去天津的任务。

因为姐姐嫁了过去,父母也在那儿做生意,因此冯建宇今年的年就在天津过了。王青一听离这么近,也就几小时的路,就夸下海口接了这个任务。

  说是这么说,等真上了路,王青才发觉这回家的路也不容易啊。各地回家的人把北京城的路都堵了,时断时续地排着队,即使狂摁喇叭也没有用。身为北京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反乡的热潮。

  冯建宇看着王青敲着方向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就顺手打开了车内的音响。轻快的音乐总算冲淡了些烦躁。王青回头看了看冯建宇,问道:“你每次回家都这样?”

  “不然呢?车站这个时候也都是人。如果再早个一礼拜就还好点。”

  “够幸苦的。”

  “那是,所以啊,小少爷,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你的生活还是很幸福滴。”

  王青不置可否得抬了下眉:“那是,由我这个小少爷给你当车夫,你不得幸福地晕过去。”

  “你这么说,还真是啊,容我晕一下。”看到冯建宇晃了下脑袋装模作样晕在了座位上,王青的心情也好转了,伸手拍了拍冯建宇的大腿,说道:“既然本少爷给你开车了,你是不是也该回报点什么。”

  冯建宇抿了抿嘴,拉长着脸问道:“要啥回报,说好了,咱卖艺不卖身。”

  王青上下瞅了瞅冯建宇,摇了摇头说道:“就你这身材,谁要。就给本少爷来首歌。”

  “好嘞,您听好了。”冯建宇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咳了咳,清了下嗓子,然后闭上眼开始酝酿情绪。

  王青知道这是冯建宇的习惯。就像演戏一样,他会习惯在脑子里设定一个场景,酝酿好整个情绪,然后再开始唱。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到这里来——”

  “停停停停停——”冯建宇刚唱了一半就被打算,不爽地睁开眼瞪着王青。

  “谁叫你唱这个了!现在又不是声乐课。”王青也是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就唱这个,他以为至少得是流行歌曲吧,就算是小虎队的歌也比这首强吧。

  “你又没说唱哪首,这就不错了。我这首歌可是练的最好的一首。”

  “不行,我要点歌。”

  “小少爷就这脾气,你点吧,要唱什么?”

“只要不是这种类型的,随便唱首吧。”

冯建宇拿出手机翻了翻,从播放器里随便挑了首就唱了起来。

听冯建宇唱歌果然是挺享受的事。王青脸上带着笑敲着方向盘的节奏也欢快了不少。

就这样一路堵着,玩玩手机,偶尔聊聊天唱唱歌,摸到天津冯建宇家的时候,午饭的点都过了。  

冯妈妈开门见到被背在王青身上的儿子的时候,惊呼了下,忙招呼冯爸爸来帮忙。

冯建宇坐在沙发上看到妈妈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腿一边偷偷摸着着泪,有些心疼:“妈,我没事。对了,这是王青,我同学,是他一直照顾我,这次能回来也要多亏了他。”

冯妈妈这才收了眼泪,把王青也拉到沙发上坐下:“谢谢你啊,同学。”

“唉,没事,叫我王青就行。阿姨,大宇的腿没什么大碍,好好养养休息休息就成。您看我也没带什么东西过来,怪不好意思的。”

“你把我们家大宇带过来就够了啊,我们还得感谢你呢,让你叔叔给你做顿好吃的。”说着便推着冯爸爸去了厨房。

“没事,阿姨,我随便吃点就行。”

“爸,记得做地三鲜,他爱吃。”冯建宇趴在沙发扶手上冲厨房又喊了句。

王青听了踢了踢冯建宇没断的那条腿:“爱吃的不是你么?”

“你吃了也会爱吃的,那个味道,啧啧。比外面的餐馆好多了。”看着冯建宇眯着眼睛砸吧嘴的样子,王青对这道地三鲜的原版也产生了兴趣。

因为冯家热情的邀约,王青住了三四天,要不是家里打电话催他回家,他还真愿意在冯家过个年。尝了冯爸爸的手艺王青才知道为什么冯建宇在外吃饭的时候都会指点个一二,家里有这么个大厨,怪不得会挑三拣四的。

而跟冯建宇同床而眠也是不小的诱惑。冯建宇睡觉一定要抱东西的习惯也是,第一天醒来还不好意思,后来就习惯了,有时候懒得起来会赖他身上,对于王青来说,这简直是甜蜜的负担。当然,要除去冯建宇跟她女友联络感情的所有时间。

王青离开的时候,车里塞满了天津的特产,还有冯妈自己制的一些干货。就这么几天功夫,冯爸冯妈都快认了干儿子了,这让冯建宇酸地干瞪眼,王青要走的时候,冯建宇简直想放炮庆祝。


评论
热度(25)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