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九】

来到街舞社活动室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这次主要是为了街舞大赛。因为这次主要是单人赛制,所以可能时间会拉的比较长,参赛的有很大部分是街舞社自己的人。所以这次观众投票也占了挺大的比例,虽然比较麻烦,但是也算是为了公平。

冯建宇一早就报了名,倪蕊也参了赛,王青懒得参加。所以比赛的大局需要王青来掌控了。这次,还真是推不掉了。

“别想了,这次只能靠你自己了。还有啊为了鼓舞士气,等下倪蕊会带我们一起去惊悚楼层。”

“你是说那个办在艺术楼层的?”

前阵子学校办了校园文化祭万圣狂欢夜,尤其是那个设在艺术楼层的那个,那天晚上传出的阵阵尖叫,都快让附近的居民觉得这儿有什么凶杀案发生了。

据玩过的人说,那个极其的恐怖,但是最终它却在所有的游玩项目中拔得了头筹。王青是无神论者,但是不代表他不怕鬼怪之类的。虽然本能告诉他,那些都是假的,但是还是排斥接触这些。

没想到活动结束后这惊悚楼层还存在。据说是为了回馈大家的喜爱,经过调整跟改进,使得恐怖又提高了一个等级。

坐等倪蕊说完最后一个字,王青立马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一旁的冯建宇却拉住了他的手,倪蕊见王青要走,急忙说道:“为了鼓励大家,我特地跟学长说了,今天下午把场地空出来,让我们社团也去体验下,有胆子的就跟着我们的青哥走着。”

话已至此,王青不能再走,不然这面子也过不去。在往艺术楼走的时候,王青的手心不自觉地冒着汗,后面跟着一群有说有笑的人,只有一旁的冯建宇看出了不对劲。

“都入秋了,你怎么还这么容易出汗?”王青是个特别容易出汗的人他知道,没成想这天都凉下来了,还这么会出汗。他衣服穿的也不多啊,“你不会是怕了吧?”

王青擦了擦额角的汗,瞥了眼冯建宇没说话。

“不会真的吧。”冯建宇跟发现新大陆一样拍了拍王青的肩,然后靠近他低声说道,“别怕啊,到时候跟紧哥,哥保护你。”

王青抬手掐着冯建宇的脖子,让他离自己远一些。

远远看着惊悚楼层,众人都停住了玩笑,从外表看上去就很可怕啊。搞艺术的有时候真的很难懂。但是就恐怖这一点,真的抓的非常准。

恐怖楼层有两间大教室跟一个会议厅,从会议厅进入,里面被幕布和道具隔成了一个小迷宫。环绕的音响跟前面投影仪放着的影片营造出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围。数字影像系的设计了一些小惊喜在每一个角落,动漫系的穿着精心准备的衣服,画着妆,躲在暗处。

入口有三个,所有人都在犹豫选哪个,王青直接抓过冯建宇的手就走进了其中一个。一进入房间,王青就感觉自己被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前面都是未知,耳边是凛冽的风声,女人的低语声,甚至还有小孩的哭声。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喂。”

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王青一大跳,后一秒才想起来这不是冯建宇的声音么。

“干嘛。”

“你抓得我好痛。”王青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抓着冯建宇的手腕,立马松开了手。

“看来你还真的是很怕鬼啊,一米九的大高个,还怕鬼,幼不幼稚。”

王青铁青着脸,可惜黑灯瞎火的没人看的到。不是真的鬼,没什么好怕的。说着低头走了进去,管他,不看不听不想。

可是室内太黑了根本看不清路,王青感觉到自己不小心踢到了什么,那东西似乎还会动,王青吓得抬脚便踩了上去,没想到那东西尖叫了一声抬起头来。

幽暗的灯光显出了那张脸,流着血的双眼,直勾勾得望着他,颤抖的嘴里又传出了声尖叫。

王青倒吸了一口气,退后了一步抬起了头。他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可是才刚转移视线,迎面就又飘来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吓得王青赶紧闭上了眼睛。

他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正反复默念着这句话。肩头却被人拍了拍,王青以为是冯建宇,就想跟他说说话转移下注意力,一回头,入眼的却是一张血盆大口,长长的舌头还耷拉在嘴角。王青连番刺激,终是受不了了,抬手就想挥一拳过去。

“闭上眼。没事,我带你出去。”随着这句话,自己还未抬起的手也被人握住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青的拳头慢慢的松开了,那人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握得非常的紧。自己的双眼也被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合上。王青的心瞬间就稳了下来,刚才想揍人的想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面有人进来了,不想丢脸就听我的。”

王青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为了照顾到看不清路的王青,冯建宇拉着他走得不紧不慢。一路出来各种东西除了让他吓一跳还真没特别可怕的。至于上空飘来飘去的东西,只能感叹学长学姐的技术了。冯建宇回头看着闭上眼睛的王青,难得的乖顺。偶尔碰到什么也都紧紧闭着眼睛,相握的手更是抓得牢牢的。一感觉自己的手有松开的迹象,这人就会把另一只手也抓上来,还挺可爱的。

走了大概二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出口。冯建宇看了看身后小心张开了眼睛的王青。

这条路似乎短了点,或许以后都见不到他这样了,可惜。

过了不久,里面的都出来了,有吓得眼角还留着泪痕的,有笑着说过瘾的,不过看着一脸淡定的王青跟冯建宇,众人都表示了佩服以及崇拜。冯建宇看着一脸当然的王青,心中不停吐槽这个不要脸的。

街舞比赛终于接近尾声的时候,这学期也要结束了。为了让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考试,比赛定在了放假前的一个礼拜。

最终进入决赛的有五个人,冯建宇倪蕊双双在榜,另外还有两个街舞社的,剩下的一人不是。听社团里有些人说,这人正在追倪蕊,还是从高中一路追过来的,平时被倪蕊拒在几米开外,就连申请进社都被连连拒绝。这次会来参加这个比赛就是为了能接近倪蕊。

王青对于比赛一直兴趣缺缺,表格里填的分数就没一个上了合格线的,坐在一边的言晴想提醒他,但是又没这勇气,只能在一旁边纠结边默默算着学生评分的平均值。直到最后冯建宇的出场,两个人才抬头开始好好看今天的比赛。

冯建宇的街舞一向跳的不错,王青边看着他,边用手指敲着桌面打着节奏。为了排这个舞,冯建宇的圣诞节也是在排练房里度过的,当然他的女友也陪着。这次比赛冯建宇下了很大的功夫,还对言晴许下了诺言,这次的奖杯,就当作是迟来的圣诞礼物送给她。当时看着他俩腻歪的样子,王青默默走出了排练室。原本也只是为了指点下,做个参考。现在整首排练出来了,也就不需要自己陪着了。

王青想到这儿,晃了下神,没想到舞台上就出了意外,一个灯因为年久失修从上头掉了下来,而底下的冯建宇正做着大回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旋转的脚恰好踢中了掉下来的灯,只听得台上人一声闷哼,动作戛然而止,抱着腿就躺倒在地。

王青心里一惊,立马拨开人群冲了上去。一边的言晴,吓了一跳,也赶紧追了过去。

“走开,快走开。别动他。”一直走到冯建宇身边蹲下来,他才看到那人满头都是渗出的冷汗,嘴唇咬得发白,蜷曲着的身体一阵阵颤抖着。王青根本不敢下手去碰眼前的人,他怕一动就会让他伤的更重,“打电话,快打电话啊!他必须送医院。”周围的人听了王青的怒吼一个个都拿起了手机拨打电话。街舞社的其他人负责疏散人群。老师只是关切得想上来询问下情况,也被王青拉了开去。

言晴终于挤开人群过来了,王青一看是她,护着冯建宇的手顿了下还是拿开了。

“大宇,你怎么样?”言晴看着冯建宇,话没问完泪就掉了下来。为了方便动作,冯建宇穿了短裤,现在露在外面的小腿已经变了形。

“我,我没事,别哭——”冯建宇听到言晴的哭声,用力笑了笑,提着气安慰道。

“放屁!这是没事么?那什么才叫做有事?疼就忍着,别说话。”说着这话,王青的眼睛也渐渐红了。

“嗯。”冯建宇听话地闭上了嘴,他此时也没多余的精力去说话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王青看言晴现在手足无措两眼通红的,怕影响到冯建宇就让倪蕊先陪她回寝室,等情况稳定了就打电话给她。接着又嘱咐了室友们给他俩准备些衣物,简单交代了下转身就上了救护车。

直到冯建宇被推进手术室,王青的心都是揪着的。他不停地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一秒秒数着时间。怎么会这样,好好的灯怎么会掉下来?他的腿要不要紧,以后会不会瘸。他那么爱跳舞,那么爱篮球,那么爱演戏,如果真的有意外那该怎么办?王青根本无法想象如果那腿不能恢复冯建宇会怎么样。如果自己去参赛,如果那时站在下面的是自己那多好。

王青的脑中刹那间想到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万一冯建宇残疾了他就做他的双腿照顾他一辈子。王青这才知道,冯建宇对于自己远比他自己想的要重要的多。他从口袋里抽出根烟,点了许久才点上,狠狠抽了几口才把心暂时定了下来。

白帆拿着两人的换洗衣服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了满地的烟头跟低着的王青。此时的他,似乎被抽走了主心骨,恍惚地瘫坐在椅子上。

白帆走了过去,坐在王青的身边,从口袋了也抽了根烟点上:“我没想到你这么认真。”

“我也没想到。”王青夺过白帆的烟丢在地上,然后踩灭了烟头。

“有想过以后么?”

“什么以后?”

“你打算跟他说么?”白帆看了看依旧亮着的手术室灯。

王青摇了摇头:“我现在只想知道他能不能好好出来。”

白帆看了看依旧低着头的王青,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给,其他的费用已经交了,接下来还有需要用到的时候,走的急没带吧。”

“谢了。”

“得了,从认识你开始,就没听你说过这俩字,我先走了,顾着自己。”

“好。”



评论(4)
热度(17)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