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关于平安夜的一点脑补

对于冯建宇来说,今年的平安夜与往年有很大的不同。去年的平安夜为了躲某个人自己在湖边坐了一夜,今年却有某人陪在身边。

“喂,大宇,你觉得这样跳行不行,还是这样,露出我这边的侧脸。”王青跳这一段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还记得上个见面会的时候,他说自己靠的全是天赋,只有冯建宇知道,这人背地里花的功夫不比自己少:“嗯,只要是侧脸都行,只要别再跳起来都行。”

王青听了这话,回头给了冯建宇一个冷漠的表情。

说到这个,是因为常听粉丝说起B站,于是那天跟冯建宇一起忍着满屏的弹幕看了见面会,顺便看看有哪些不足。

王青刚开始还看得挺高兴,都是说他俩帅的,但是突然有条弹幕意外得停留了几秒,“快看,角雕起飞了”,两人楞了一下,一个笑得满床打滚,另一个满脸黑线,这个梗冯建宇这家伙记了超久,有事没事就拿来说。这次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王青停下来擦了擦汗,坐到一边。冯建宇塞着耳塞边走边唱努力记着歌词。

“大宇,大宇。”

“嗯?”冯建宇听到王青在叫他,拿下耳塞,走到他身边。见王青对自己勾了勾手指,便低下头去,对方却冷不防伸手拉低他的头,在他的脑门重重亲了一下。

冯建宇伸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干嘛呢?”说着,脸却红了,刚才亲吻的声音在封闭而又安静的排练室里被放得特别大声。

“就想亲亲你。”

“那亲过了赶紧起来继续排练。”说着带起耳塞准备继续练歌。 “我不,累死了,不想起来。”

“赶紧的,上次说你进步很大,这次就要掉链子么?赶紧起来,别装可怜。”

“我不,你来拉我起来。快来啊,不然我不练了,反正到时候忘记了卖个萌,粉丝也吃这一套。”

冯建宇见那人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把手伸了过去。王青拉着他的手站起来后,死活都不放开,另一只手也不安份地环抱住了他的腰,稍一用力,两人就紧紧贴在了一起。冯建宇瞥了一眼王青,问道:“这是干什么?”

“充电。”说着把冯建宇其中一个耳塞拿下,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那舒缓的音乐也传到了他的耳中,“冯建宇不足,需要补充,就抱一会儿。”说着王青的另一只手也环在了冯建宇的腰上,然后闭上眼睛,跟着音乐缓缓摇晃着他。

冯建宇看了看王青眼底的黑眼圈有点心疼,他最近睡的都有些晚,成都那边很多事还要接洽协商,需要保证现场不出一点纰漏。天津是这样亲力亲为,成都这场也是一样。

冯建宇把手也环在了他的腰上,自己的脑袋也贴在了王青的胸口。心脏的跳动声跟耳边的歌声,汇成了最美妙的音乐。

冯建宇感觉到腰间的手紧了紧,脸上浮起了幸福的微笑。这或许是他这辈子过的最浪漫的平安夜。

评论
热度(26)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