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七】

等冯建宇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一个个都围了上来,脸上带着可以称之为淫荡的笑容盘问英雄救美的后续。冯建宇一人赏了个大嘴巴子就进厕所洗漱了。
  宁宁抓了一把瓜子站在厕所门口,边嗑边跟他说着他走后的后续发展。
  在冯建宇他们那队离场后,其余的人都尴尬地呆在那儿,游戏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冯建宇他们是回不来了,但是就这样判另外的一队胜利又难以服众,过几天重新再比更是不可能,这满场的道具一大半都是租借的。
  正当主办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王青把身后看热闹的倪蕊拉了过来,说道:“我们俩代替冯建宇他们,比赛继续。”
  倪蕊反应了过来,举手赞同。对手看了看王青的体格,一跟他对视竟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女生更是拉着裁判说这样不符合规定。
  王青看了看一团乱的现场,伸手夺过主持人的话筒,走到场地中心,问道:“由我来代替冯建宇继续比赛,可以么?”
  众人一看是王青,立马欢呼了起来,一阵叫好的声音。
  王青把话筒抛给了主持,说道:“开始吧。” 对手见王青已经把场子控住,此时拒绝不就是怕了,只能硬着头皮应战。
  “你知道青哥多牛么?”
  “怎么样?”冯建宇随手把毛巾挂脖子上,抓过宁宁手里仅剩的瓜子问道。
  “不到十秒,十秒哎,就给他撕了,那叫一个迅速,对方,不对,全场都震惊了好么。对对,就是你这种表情。”
  “这么厉害?那人挺强的。”
  “只能说青哥的强大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对了,青哥还给你带了伤药回来。也就他对你这见色忘友的人这么好了。”
  “我哪里见色忘友了,说清楚你。”冯建宇自认为很重义气,这黑锅可不背。
  宁宁躲过冯建宇向他丢来的瓜子壳,说道:“我跟马涛小诺都看到了,青哥一脸着急去扶你,你却冲过去抱美女,啧啧,这还不见色忘友啊。”
  “我没事,我就是看言晴伤得比我严重。”
  “得得,跟我解释什么,我跟马涛今晚要去网吧通宵,别太想我,我把隔壁的八卦大神秋实也带走了,然后,你懂的,青哥的大腿我们要抱紧点儿,好了,我去战斗了,拜拜。”说着揣上钱包就溜达去隔壁了。
  冯建宇来到自己的桌前,一支药膏静静地躺在那儿。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青哥等你有一会儿了,刚离开不久。”许唯诺放下最近总也离不开的手机说了句。
  “好好谈你的恋爱吧。”
  冯建宇抓过药膏就去了隔壁,也不是说要解释什么,总觉得如果自己不过去,他们的这段哥们儿情,怕也是要到头了。隔壁宿舍里就王青跟白帆,他进去的时候,白帆拿了车钥匙也准备走,临走时拍了拍冯建宇的肩膀:“气压太低,哥几个抗不住,先走了,多保重啊。”
  王青塞着耳机,叼着烟,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冯建宇开门进来的时候他睁眼看了下又闭上了。现在他不太想看到冯建宇,他怕自己忍不住问他,女人是不是比兄弟重要,她是不是比自己重要。这样太难看了,他不屑跟别人去比,但心中的尺却一直都放不下。
  冯建宇径直走到王青的床边,拖了把凳子坐在了一边:“青儿,王青,青哥,谢谢你的药膏。”
  “......”
  见人没有反应,冯建宇眼睛转了转有了主意:“哎哟,青哥,这儿还真疼,可是我看不到,涂不了药啊。”
  听到对方故意加大的音量,王青皱了皱眉,还是睁开了眼睛,视线掠过冯建宇带笑的眼睛,脖子上面的勒痕更明显了。这人果然没有给自己上药。看着镜子难道也不会上药么?心里是这么想,还是扔了烟头,夺过冯建宇手里的药膏挤了一点,拉过他的脑袋,给他上药。
  “你跟言晴,怎么样了?”王青刚问出口就后悔了,这算什么?
  “额,怎么连你都这么八卦?”不过看着王青托着自己脑袋小心上药的样子,冯建宇没了敷衍的想法,“她跟我表白了,我没拒绝。”
  冯建宇感觉到涂药的手停了下来,过了不久又继续,还是一样的轻柔。
  “嗯。”听到王青回应的声音,冯建宇揣了半天的担心终于放下了,就说王青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于是放宽心跟王青细细说道了一番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回了寝室。
  直到冯建宇关上寝室门,王青的表情才渐渐出现了裂缝,紧握的双拳终是锤在了墙上。手上传来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刚刚听冯建宇说起言晴时那胸口传来的痛。
  王青不得不承认,他或许是喜欢冯建宇的,或者早就把他划为了自己的所有物。天天在自己身边转悠的人竟然要离开了,自己还不能动手去抢回来,那种无力感,让王青觉得更加难受。

  “冯建宇。我该拿你怎么办?” 
  这个答案对王青来说,无解,或者说,答案已知而求证解答太难。

还未等王青理顺自己的感情,接踵而来的表演课让他的脑袋更疼了。几乎每堂课的老师都有个爱好,时不时让人谈谈理解了多少,有些还会给个题目,让他们各自组团去理解,然后表演一段。

恰好这次抽到了王青,题目是《坦白》。

正想着,托着脑袋的手被人拍了一下。王青皱着眉抬头想看看谁这么不长眼,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双带着笑的眼睛。

“要不要我帮忙?”

已经很多天没有跟冯建宇好好说几句话了,除了上课能看到他跟他们宿舍的人窝在一起,其余有空闲的时候,他人都会跑去隔壁绘画系。

王青原本觉得,不去看不去想,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会渐渐淡去,但是当这人靠过来的时候,这几天自己的刻意为之都成了笑话,逐渐垒砌的防御塔一下子又崩塌了。

“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这个题目乍一看似乎太宽泛,但是如果我们先定一个点就很容易了。”冯建宇见王青自顾自在想什么,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试图召唤对方的注意力。

王青抓住冯建宇乱晃的手丢到一边,问道:“比如?”

“比如,对爱情的坦白。”

“对爱情的坦白?”王青默默念了一遍,是么?

“嘿,大宇,你这是最近谈恋爱谈来的感觉吧。”坐在前的金铭同学听到这个提议,回过头来调侃道。

“切,懒得跟你说。虽然这个有点老套,但是这个比较容易些,比如现在北漂情侣中的一些故事,额,就比如两个人最终分开,其实谁都没有错,只是给不了对方想要的。一个选择转身离开,一个选择放手。坦白不应该存在于恋人之间,需要坦白是想到对方有可能会做出拒绝的行为,如果彼此了解,那就不需要了。”

“嗯,继续。”

“感情需要的是彼此磨合,把彼此不契合的地方慢慢发现,渐渐磨平,而不是将棱角都露出来让彼此选择是接受还是拒绝。坦白这个词,就我的理解啊,有点严重了。会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我看来啊,不如让坦白做为他们分手之后的独白会不会好一些,就是对自己的坦白。”

一边闭上嘴的金铭听到这里也加入了讨论:“嗯,因为是短剧,所以戏剧冲突估计就只能表现一小段,也就是只要写他们最后分手的那段就行。”

“开场的独白让青哥来,他的声线很好,说不定老师一听就入戏了呢。”

看着眼前两人期待的眼神,王青用笔挨个儿敲了敲两人的头,收起纸笔就向外走去。

找了个僻静的草坪,王青躺了下来,把手枕在脑后闭上眼,脑子中还想得起来冯建宇刚刚说的每一句话。

王青考虑问题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去做,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从来没听过别人的意见,理过别人的态度。但是对于冯建宇的事,自己迟迟不肯下结论,不肯面对,不肯去跟那个人说,只是因为自己的不确定。

王青不能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能预测一旦他做出什么,冯建宇会给他什么反应。就像家里的二叔,对于自己而言,那可能还不是最坏的结果。那对于冯建宇而言呢?他现在刚开始愉快的大学生活,有一份充满干劲的工作,还有个温柔美丽的女友。一旦他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都坦白给他,不要说对方接受不了,说不定连哥们儿,都做不成。这是王青不想要的结果。

或许,这就是爱?王青似乎明白冯建宇想要说的了。冯建宇对于他前女友或许也是放手吧。从前不屑他的做法,现在自己也沦落至此,算是悲哀么?

有了基本的故事框架跟主题,剧本写得比想象中要顺利,等写完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王青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连午饭都没吃。王青没想到废寝忘食这词儿,也有天能用在自己身上,或许,这也是戏剧的魅力吧。


评论(4)
热度(23)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