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六】

当冯建宇把这唯一的表格交给倪蕊的时候,自己的脑袋差点给她晃晕了,如果不是王青及时拉开了这兴奋过度的人,冯建宇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原来这个言晴还挺出名。她是中日混血,据学校里传说的,她的妈妈还是日本黑道大哥的妹妹,当初她的妈妈爱上了在日本留学的穷小子,就跟家里断绝了往来,来到了中国。
  冯建宇听得一楞一楞的,那个害羞的妹子,身份背景可够复杂的。

见倪蕊盯着他们笑地牙花子都快露出来了,两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么?”
  “像什么?”
  “老鸨。”
  “老鸨就老鸨,那你们就是我的头牌。”
  一听这话,王青的脸就黑了下来,抬腿就往外走。
  倪蕊这才发觉自己一时口快说错了话,快跑了几步,堵在门口:“哎,我错了,青哥,我还有正事没说呢。”
  “王青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挡了他路的人:“最好是正事。” “额,是这样的,外联部跟文体部组织了RunningMan的活动,我们社团也要去帮个忙,主要是做个裁判,具体安排到时候会下来的。”
  “不去。”这么麻烦的事,街舞社这么多人,找他们做什么。
  “哎,有点意思,我要参加。那我就不能做裁判了。”冯建宇一直是RM的忠实粉丝,有机会自己也能玩一把,一定要参加。
  “啊,那怎么办,街舞社其他人都安排好了,青哥,求你了,可怜可怜小妹吧,这可是我上岗后第一次工作安排啊,不能搞砸了。”倪蕊可怜望着冯建宇,她知道,王青没人劝的动,只有靠冯建宇了。
  “那这样,不需要我参赛的时候我来帮忙。”冯建宇考虑了下,实在没人也只能这样了。
  看了眼冯建宇,王青松了口:“我可以帮忙看几场。”听了这话,另外两人都感激地看着王青,人间自是有真情啊。
  RM如期而至,前几轮胜负都还简单。参赛队员良莠不齐,除了马涛运气比较霉遇到了营销策划系的一帮人惨遭淘汰,冯建宇跟宁宁都进了半决赛。巧的是,每一场的裁判人员里都有王青。

半决赛,冯建宇跟宁宁还有俩传播系的一组,而对手恰好是淘汰了马涛的那帮人。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还未开杀就满是刀光剑影。
  可惜的是对手的四个人都是一路杀来的,合作比他们默契的多,不一会儿冯建宇他们队就损失了一个队员,游戏暂停

  “大宇。”冯建宇抬头,只见王青对他招了招手。王青虽然一直都跟着冯建宇,但是别的比赛也看了几场,对手的那几人赢比赛无非用的都是诱敌深入那几招,唯一的要求就是四人的互相配合。现在冯建宇他们就三人,只有撕掉他们一个人,打破这个组合,才有赢的可能。
  冯建宇仔细听了王青提的建议,又跟队员商量了下,心才定了下来。看着对方四人胜券在握的样子,冯建宇咧嘴笑了笑,他会让局势扭转的,最后赢的将会是他们。

开始的哨声想起,双方又陷入了僵局。冯建宇冲宁宁使了个眼色就冲了上去。原本行动灵活的冯建宇就是对方的主要进攻对象,一看他过来,两个人瞬间就围攻了过去,冯建宇边跑边躲很快被逼入了死角,对方另外两个一见精神就松懈了,在盯着宁宁的那个人回头的时候,传播系的那个就甩了那个盯梢的人,迅速换位跟宁宁一起合力撕了对手的名牌。而那头的冯建宇,此时的名牌也落入了对手的手中,却慢了那么一些些。
  优势被打破后的对手显然有些急躁,而这边成功了一次却显得淡定多了,配合的默契度也提了上来。
  比赛结束哨声吹起的时候,冯建宇那队终是赢了。四人抱在一起欢呼雀跃。当然,也不会忘了王青这个大功臣。在冯建宇眼神的示意下,四人一起冲向了王青,所幸王青一直注意着他们,一看他们向他冲来,撒腿就跑,但是脸上终是没崩住,笑了开来。
  决赛定在了晚上,在学校的体育馆内。为了增加游戏的可看性,文体部那群人还搞了个设定,名为《白雪公主跟七个小矮人》,一共八名选手,一个王子,七个小矮人,还有八名女生,只有一名是白雪公主。
  当天晚上,体育馆里塞满了人,因为外联部的那群人为了拉赞助,这次参加比赛的女生都是各系的系花。这消息一出,一群男生就沸腾了,争先恐后跑来围观。而被比赛吸引过来的女生更多,有些甚至还做了横幅。
  冯建宇一行人来到体育馆的时候,脸上都是惊叹的表情。满场的道具,还有密密麻麻的人,外联部跟文体部的那群人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成功啊,真是空前的盛况。
  一见到他们来了,一群人围了上来,又是给他们穿代表队伍的小马甲,又是带耳麦的,有一瞬间他们觉得自己都成名人了。
  这时,主持人也上台了,站在场子中央开始试麦,调动全场的气氛。“大家好,欢迎光临我们的城堡。今天我们会有八位王子还有八位公主闪亮登场,让我们欢迎他们。”
  随着全场的掌声响起,冯建宇他们一个个进入了场地,但是八位公主却依旧没有出现。“咳咳,大家不要着急,说好的公主会有的,有请我们的公主殿下们。”
  话音刚落,场地的另一边走来了八位带着面具的女生。她们的手腕上都绑着一根红线,另一头都缠绕在了一起。道具一上来,大家都懂了,这是要拉郎配了。冯建宇看了看对面几个人的身型,都差不多,何况穿了一样的运动服,连头发都扎了起来,唯一不同的就长短了吧。广告学院出美女还真不假。
  就站在不远处穿着裁判服的王青却盯上了一个女生,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就是言晴。自从言晴被批准进入街舞社,又当了这次活动的裁判,总避免不了有些接触。对方的工作跟为人处方面,还真挑不出一丝毛病,可王青就看她不顺眼,也不知是为什么。
  看到经过抽签后冯建宇竟然抽中了言晴的那根红绳,王青的心里更加烦躁了,或许是一直期待冯建宇能最后夺冠,却有了个这么弱的搭档吧。
  冯建宇摘下搭档眼罩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惊艳。对方依旧害羞得不敢看他,却在站到他旁边的时候默默说了声加油。如果不是冯建宇的听力好,说不准还真没听到。
  台上的主持人在调侃完每一队后终于想起了解说游戏规则。每一轮游戏之后,胜出的前三位都能得到一条线索。每个公主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王子,但是真正的公主和王子都只有一个,最终真正的公主跟王子在一起,并且存活到最后的才能赢得比赛。不然,各位王子只能吃下假装成公主的女巫手里的红苹果了。”
  听完规则,全场哗然。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啊,判断出真正的公主已经够困难的了,还要找到真正的王子。每一队男生都开始用审视的眼光看旁边的女生,但是怎么看,都应该是公主啊。游戏说有女巫,但是也没说有几个,如果是普通人,或许不会死吧。但是公主知道自己是公主么?还有,王子知道自己是王子么?
  冯建宇问身边依旧低着头的言晴:“你是公主么?”言晴摇了摇头,这是不能说还是不知道的意思呢?冯建宇看了看其他几队,也都一脸茫然。看来只能先相信队友了,毕竟要得到胜利才能知道线索。虽然他们没有权利选择跟谁,至少能做点什么吧。
  第一轮,指压板接力。看到那些个小竹笋,所有的人都在惊呼。只有主持人幸灾乐祸地解说了开来:“看到这些大家懂了吧。背起你们的同伴,钻过呼啦圈,跨过栏杆,到达对面后转个十圈,再运气球走过独木桥,敲响这面锣就行。”
  还没等他们几队商量好背还是抱,那边裁判的哨声就吹响了,一群人手忙脚乱得背起同伴就冲了过去。
  言晴的体重很轻,这是冯建宇的第一感觉,而后鼻尖嗅到的淡淡的香味更是让他心跳乱了几分。但是当他踩上指压板的时候,这些感觉都消失了,只留下痛。巨烈的痛,从脚底传到了全身,险些把身上的人丢出去。
  游戏在进行着,一个一个队伍不停得失败,光背着人钻呼啦圈就很不科学。王青看到冯建宇把言晴抱在怀里才穿过去的时候,心中涌起的竟不是喜悦而是不甘,甚至带着一丝愤怒。
  站在王青身边的倪蕊察觉到身边人越来越压抑的气场,退开一步,说道:“额,我不知道你也喜欢言晴啊,这,他们俩一组绝对是天意啊。快看,他们赢了。”
  王青皱着眉头不悦地说道:“谁说我喜欢言晴。”
  倪蕊指了指王青的脸回到:“额,你这种充满醋意的目光就是这么说的。” 

“你瞎了。”
  旁边的倪蕊在那儿自顾自地猜测着,这边的王青却被她的一句话搅得更心烦意乱。什么叫一脸吃醋的表情?从头到尾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冯建宇,每次他跟言晴的互动都会让他有种无处发泄的愤怒。
  如果这是吃醋,那他岂不是对这只小松鼠有情?一个男人,一个样样都够不上他女友标准的人?这未免有些可笑。王青依旧不动声色得看着场中的人,心中暂且把这种奇怪的想法压了压。
  几轮的互相猜忌跟对换,除了冯建宇跟言晴,其他人都有了变动。最后一轮撕名牌比赛,全场的情绪都被带到了最巅峰,随着一队一队的淘汰,场内逐渐安静了下来,都屏气凝神看着最后两队的比拼。
  光看对手的身材冯建宇决定坚决不能硬碰硬,但是对方的搭档却是个比言晴还要柔弱的妹子,被对方挡在身后,几乎看都看不到。冯建宇张开双臂,示意言晴躲在身后,然后紧盯着对方,边移动边思考着对策。几番的试探,冯建宇觉得自己赢的可能性更小了,但是毕竟比赛场上,就该好好比比,能胜利就最好了。
  但是被对方缠住,怎么都难以挣脱的时候,冯建宇真的想要放弃了,可是躲在她身后的言晴却冲了上来帮他,对方的搭档见情况不妙也凑了上来,四个人乱成一团,对手被缠地施展不开,一用力,言晴被对方的手肘撞到,摔了出去。
  一直在旁边的王青吹了哨子,比赛暂停。他看到冯建宇的脖子因为对方太用力而红肿了起来,赶紧跑了过去,想要看一下他的伤口。冯建宇却打开了他手,跑到了言晴身边,看到她手肘跟膝盖都磕破了皮,立马抱起她跟着赶来的医务人员一起赶去了保健室。
  王青看着一脸着急抱着言晴跑开的冯建宇,那被打开的手握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阴晴莫辨。


评论
热度(21)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