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五】

陈秋实在远处看到白帆来了,丢下话筒就跑了过来,问道:“怎么样?你妹追回来没有?”
  说到这个,白帆就来气:“别提了,你们对最近那个新出来的什么偶像组合有映像么?叫什么JL?”
  众人摇了摇头。

“是吧,我也没听过。”白帆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我妹竟然被那个组合里一个叫符泷飞的小子迷得神魂颠倒,这次竟然还从上海跑来了北京,要不是家里收到她没准时去学校报道的电话,还真不知道这妮子现在胆子都这么大了。”
  王青在旁边说道:“这不就跟你学的么?当初追我们校花那会儿,恨不得二十四小水玩贴身追踪吧?”
  白帆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那能一样么?”
  许维诺见白帆似乎有要发飙的架势,连忙插嘴问道:“那现在人找到了么?”

白帆点了点头:“找到了,被我锁宾馆里了。一路刷的信用卡,找起来还不容易么。”
  白帆找到白冰冰的时候,她正守在JL签售会的商场里,即便带着口罩,还是一眼就被认了出来。

王青嗤笑了声,说道:“宾馆能困的住她?”
  “宾馆的话,人来人往的,要想出去,还真是容易的很。”因为突然拉肚子去了厕所的宁宁刚回来就听到了什么关在宾馆的话,随口说道。
  听完这话,白帆放下酒杯就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我陪你去吧。”冯建宇也站了起来,万一真不见了,人多还容易找些,“王青,走。”
  “我为什么要去?我不去。”

冯建宇仿佛没听到这话,直接拉住他就往外走,回头对剩下的人说道:“你们好好玩儿,我们先走了。”
  等到三人赶到宾馆的时候,人果然不在了,白帆又气又急,在屋里团团转,冯建宇在屋里到处翻找,看有什么线索,王青拿出手机,倒腾了一会儿后报了个地址:“走吧,一定在那儿。”
  见两人不解的望着他,他解释道:“符泷飞今晚在那儿开粉丝见面会,现在过去,应该还赶得及。”
  话音刚落,白帆已经冲了出去。冯建宇对王青竖起了大拇指,拍了拍他肩膀也追了上去。
  来到粉丝见面会场地的时候,刚好赶上散场,三人被拥挤的人群潮冲得东倒西歪,直到所有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还是没有看到白冰冰的影子。
  “难道没来?”白帆抓了抓头发,“小丫头,别让我逮到!”
  冯建宇走到王青身边,问道:“你也没看到?”
  “嗯。”王青观察了下场地说到,“这儿应该会有个后门,我们去看看。”冯建宇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又围着场地绕了一圈,总算找到了那个隐蔽的后门。里面似乎还传来了吵架声。

白帆一听到白冰冰的声音就撸起袖子准备上前,被冯建宇捂住了嘴,拉了一把。
  “你真的要跟我分手?”这是白冰冰的声音,略微稚嫩的声线带着质问的口气。

门外的白帆听得瞪大了双眼,只要是对他妹妹有不轨的想法的男的都被他恐吓走了,这俩是怎么谈上的?
  “嗯。分手吧,我腻了。”
  “你骗人,我不信,我从上海逃来北京就是想听你亲口说一句,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啊,说阿。”问道最后,都带着哭腔。
  “高三了,你这个时候应该在好好读书,跑来这儿做什么,赶紧回去。”
  “我不,我就只想要个答案。两年了,我们认识两年了。从隔着网线屏幕到现在能看着你,跟你说话。看着你从默默无闻的新人努力成为现在拥有这么多粉丝的JL。你的心也从来没变过对不对?我知道的,我感觉的到。”
  “冰冰,你从来没有认识过真正的我,回去吧,路上照顾好自己。”
  “不,我不信,我不想离开你。泷泷,我不要走,我不要,呜——”
  听到这里白帆终是忍不住了,推开门就冲了进去,把符泷飞怀里的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摸着他的头,心疼得不行,他的妹妹,只有他才能欺负:“你小子敢欺负我的妹妹,你等着。”
  “哥哥,不要欺负他。”
  “都这样了,你还帮着那小子?”
  “我跟你回上海,你别为难他,是我不好,是我自己凑上来的,我错了,我这就跟你回家。”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白帆笨拙地给自家妹妹擦着眼泪,发红的双眼狠狠瞪了符泷飞一眼才抱着人往外走去。
  冯建宇也想跟着一起离开,没想到身边的王青却走进了房内,这么尴尬的时候,他去干嘛?
  只见王青进去低头轻声跟他说了几句话就又回来了,而原本低着头满脸沮丧的人竟一脸惊喜的对王青说了谢谢。
  回学校的路上冯建宇一直缠着王青,让他说说那个时候到底说了什么。王青被念叨得没办法才解释了一通。
  原来刚白冰冰被她哥哥带走的时候偷偷拉了拉王青的袖子,用祈求的眼神一直望着他,他就做了件好事,告诉符泷飞,只要他等的了,白冰冰就一定回来北京找他。
  “你确定白冰冰要说的是这个?”
  “不确定。”
  “那你这是编的阿!喂!”
  王青的话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念想,一个足够支撑他们继续相爱的希望,谁知道自己终将跟谁走到一起。

大学生活就这样热热闹闹地开始了。又到了一年一度大学社团招新的时候。王青以要去外头健身为由,只要没课三天两头就失踪,可怜了秘书冯建宇,没好好休息过又被倪蕊拖去招新。

冯建宇坐在艳阳高照的操场上,托着下巴,转着笔。其实大一有些实力的都已经被倪蕊招安了。社团里的老人也都跟她关系不错。这次招新其实也就想给倪蕊招个小秘书。用她的说法就是,王青一个副社长有秘书,她也想有,最好是个大帅哥,实在没有,软妹子也行。

“你好,请问——”被晒的昏昏沉沉的冯建宇,终于听到了询问的声音。

“你好。”来人脸上带着红晕,听声音似乎还有些颤抖,“那个,我能加入你们社团么?但是我不会跳街舞,可以么?”

显然是这个让她有点犯难,问了这句,就紧张地低下了头,从冯建宇坐着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对方紧抿的唇角。

“那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街舞社呢?”

“因为——我,额——因为我想加入。”听对方犹豫了半天就说出了这么一句,冯建宇有些无耐,刚抬头想拒绝,头上就被扣上了一个帽子,一回头,竟然是王青。

“喂!干嘛呢!一边呆着去。”

冯建宇说完回头换上笑容说道,“我们街舞社也在招秘书,但是有时候会有点幸苦,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面前的妹子抬头看了看冯建宇身后站着的人,脸似乎更红了,摇了摇头说道:“以前在学校我也当过学生会的秘书,不怕幸苦,希望你给我个机会。”

冯建宇向来不会拒绝女生,只能拿了张表格过去:“你填一下吧,这样,到时候我问问我们社长,可以的话,就给你打电话。”

那个妹子低头飞快地填好表格,对冯建宇鞠了一躬就跑开了。

冯建宇愣了下,这年头还有表达感谢是用鞠躬的?这又不是日本。

“言晴。这名字也够言情的,我说,这妹子是不是看上你了?”冯建宇拿起表格拍了拍王青的胳膊。这人刚去完健身房,穿着白色衬衫,肌肉线条若隐若现的,让他站这儿一分钟绝对比自己坐一下午有用多了。

王青没说话,用脚踢了踢冯建宇的凳子说道:“走吧,饿了。”

“饿了就自己去吃,我还有活没干完呢。”

王青看了看桌上仅有的那张表格挑了挑眉。因为街舞社已经算是学校的特色,招新的要求本就很高,有条件的都早就入了社,现在招只是个形式而已,也就冯建宇这个傻子那么当真。

“唉,你别收啊,你是不知道倪蕊那家伙发起火来有多恐怖,早上社团那群人根本没敢上去安抚她的。”虽说招新时间还没结束,但是有王青这个副社长的许可,冯建宇也巴不得早收工,有事儿就拉这人挡着。

王青等着冯建宇收拾,突然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这儿,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人远远跑了开去。

是刚才那个新生言晴。

他刚健身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言晴在不远处一直看着冯建宇,现在又走得这么依依不舍,看来这人看上的,还真是这个小松鼠冯建宇啊。

看着眼前毫不在意吃相的人,王青给自己在来之前突然想到的那句话打了个巨大的叉叉。

今天的王青依旧去了爸爸的朋友开的健身房健身。正跑着步呢,突然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总感觉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粘在他身上。这个感觉糟透了。

王青下了跑步机去做引体向上,不动声色做了几个,视线借着不远处的镜子观察,没多久就发现了视线的来源。王青下了器材,转身就向那人走去。

因为太突然,还没来得及转开视线的人被吓了一跳,仿佛被定住了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大大的眼睛里有着惊恐也有着一丝期待。

“想干什么?”王青抱着胸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弱弱、白白净净的人。

“我,我喜欢你。”

王青怎么都想不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还真愣了一下,随后耸了耸肩回道:“我不喜欢男的。”

“我愿意为了你变成女的。”那年轻人说着竟站了起来来抓王青的手臂。对方的执着显然让王青觉得很不可理喻甚至有些愤怒。

王青闪身躲过,指着那人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喜欢你,别来骚扰我。”说完就收拾东西走开了。剩下的,自会有人会处理。

今天被败坏了兴致,不练了。

回去的路上,王青突然想到了冯建宇,如果今天表白的人是他呢?

王青习惯地敲了敲方向盘,估计自己会笑着赏他个大嘴巴子。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定是为了让他生气或者惊讶的笑话。当然如果是真的,那逗逗他答应也不是不可以。想着想着,嘴角不经意地翘了起来。

可是现在,看到一口一块肉,还耻笑着他易胖体质的这个人,王青笑不出来了。这人,跟他做朋友已经耗尽了自己的耐心,怎么可能做情人,自己一定是被今天那人恶心到了,产生了幻觉。


评论
热度(22)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