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四】

等王青终于被老军医放行,军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两人的归队得到了全班热烈的欢迎,教官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还当众道了歉,两人好脾气地拍了拍教官的肩,这事儿也就翻片儿了。
    阅兵快到了,全校在选标兵,个高又长得端正的都直接被带走了,当然也包括了王青。他是反抗来着,但是没用阿。之后王青每天起得比冯建宇他们早,回寝室也晚。

这天冯建宇他们下了课,刚好晚上没活动,他就抱着篮球去了篮球场。篮球是从小学开始就玩儿的,只要一有时间,都会打篮球练练手,现在适应了训练,也就有体力练练了。

篮球场的不远处就是标兵们训练的地方,远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口号声。每年一次的阅兵,被学校看得挺重要的,哎,王青那家伙也是倒霉。
  冯建宇活动活动筋骨就开始试着投篮。嗯,十个也就能中五六个,太久没练手果然生疏了。等终于能进个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大宇。”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冯建宇一跳,用力一下子过猛,篮球撞在了篮球架上。这是计划中投的最后一球,不能前功尽弃,于是他往前跑了几步,轻松一跃,拖住球又用力送了一下,球再次稳稳掉进了篮筐。
  “YES!百分百命中达成。”王青看着兀自开心的人有些不爽,他每天累个半死,这人竟然还有精力玩儿:“精神头不错阿,不然我跟连长说说让你也进我们特训队一起练练?”
  “别别。”伸手接过王青扔过来的矿泉水喝了几口,继续说到,“我这就是练练手,再说现在我过去也来不及了阿。”说完抱着球席地坐了下来,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篮球。
  王青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抢过他手里的篮球掂了掂。“怎么,我们比一局?”
  “我不会。”王青用手指顶起篮球又放下,左右看了看,又把篮球抛还给了冯建宇。
  “白长个儿了。” 

“谁规定长的高就得会篮球,你定的?”
  “我,好吧,我自打嘴巴子。对了,你知道军训晚会的事儿不?”
  “知道,陈秋实正拉着你们寝室那个马涛唱歌呢,这俩游戏宅,简直一见如故。”

“你不参加么?”冯建宇倒是想参加。
  “小晚会,有什么意思?”感情这大爷是嫌弃这五台太小。
  “我想参加,但是一个人去有点寡淡,想找个搭档。”王青听出来了,这是找他帮忙来了:“我每天训练到这么晚,也得有多余的精力阿,爱莫能助。”
  嘴里说着拒绝的话,眼睛却依旧没有离开冯建宇,照顾了他一个星期,这份情他还是记在心里的。只见冯建宇听了他的话,期待的眼神暗了下去,低下头,不自觉地扣着篮球,显然不开心了。
  好了,欣赏的差不多了,王青长手一伸,环过冯建宇的肩膀,说到:“行了,看你这么小可怜的份上,可以帮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
  看着冯建宇望向自己的那双充满喜悦的眼睛,王青咳嗽了两声掩过这些微的不自在,说道:“这个嘛,以后再说,你先跟我说说你要表演什么?”
  “街舞。” 

“时间够么?”果然跟王青猜的一致。

冯建宇伸手拍了拍王青的肩膀:“时间嘛,挤挤总是有的。小伙子,坚持就是胜利阿,看到曙光没有,那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王青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白痴么你,那是月光。” 

    王青拍掉自己肩膀的手:“您老慢慢体会吧,我先走了。”
   冯建宇望着前面人的背影许久。都说王青高冷,这不挺好的么,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阿。

每天白天被连长训得像狗,晚上还要被冯建宇拉着练街舞。王青真的有点后悔自己一时脑抽答应冯建宇,但是每次看到冯建宇大汗淋漓在那儿练舞,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所幸这样密集的训练还是有了回报,无论是当天的阅兵还是晚上的晚会,王青跟冯建宇的名字被深深刻进了一帮新生的脑中。

阅兵式中的他们是严谨而端正的,舞台上的他们是热情而奔放的,短短几分钟的热舞就让整台晚会沸腾了起来。

勾肩搭背着谢了幕,俩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还未来得及换身衣服,后台就涌来了一群送水的人,挤在他们身边吵吵嚷嚷的。

王青不胜其烦,伸手挡开了那些人,拉着冯建宇进了更衣间,反手就把门锁上了。

“这样不好吧。”好歹那些人也是好心来送水的不是。

王青仿佛没听到他说的,走到自己随身带来的包,从里面拿出两瓶水,丢了一瓶给冯建宇。

外面依旧吵吵嚷嚷的,舞台上的节目还在继续,估计等下还会有人来这儿换衣服,这么占着房间也不合适:“现在怎么出去?”

王青看了看手表,啧了一声,拿起手机拨了个号:“喂,你提的我答应了。现在帮我把更衣室外面的人清一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什么情况?”冯建宇一头雾水地看着王青,对方却只是挑了挑眉。

过了没多久,外面果然安静了。王青打开更衣间的门,外面站着一个梳着马尾,穿着演出服的妹子。

“青哥,欢迎入社,副社长,这边请。”

王青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有个要求。”

“你说。”只要他能入社,什么都好说,只要把王青拐进社,怎么样都行。

“我要这人做我的秘书。”

“行。”妹子朝依旧一脸茫然的冯建宇挥了挥手,“你好,我是街舞社的社长倪蕊。欢迎加入我们街舞社。”

“等等,我什么时候要加入了,你们俩强买强卖啊。”冯建宇这才想明白过来,“还有,社长一般都是学姐学长的,你这不也是新生么?”

倪蕊甩了甩及腰的马尾说道:“谁叫我亲哥哥就是上一任的社长呢,那家伙这学期临时转了学,这社团的重担就落在我身上了。”

“感情你们社团还是世袭制,这也太黑了吧。”冯建宇对这社团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这都是啥。

“不不,我是以舞服众。”正说着,一边跑来了个跟她穿一样衣服的妹子,拉着她就跑,“唉,到我们了,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冯建宇扭头跟王青求证,只见王青点了点头,会答应进街舞社也的确是因为倪蕊的实力。

“那我倒要去好好看看。”冯建宇伸手抓过王青的手就往舞台那儿走去。

王青看了看手,又看了看冯建宇。没多久,相握的手就被放开了。

他还记得女友对他说过,她只要拉起他的手,他总会不自觉得皱起眉头,就像是出于本能的排斥。可是被冯建宇拉着却没有任何的不舒服跟不自在,或许是同样的温暖宽厚,或许是渐渐跟对方培养起来的熟悉感。

冯建宇看着台上随着音乐舞动着的倪蕊,那样的灵动,每一个动作都与音乐相辅相成,堪称完美。于是兴奋得在台下跟着人群起哄吹口哨,一回头却见王青只是直愣愣得盯着自己,若有所思。

“喂,干嘛呢,我脸上有脏东西啊?看台上啊,倪蕊还真不是吹啊,很少看到有女的跳舞跳的这么棒啊!嘿——看这里。”

看着身边挥舞着手,又蹦又跳的人,王青摇了摇头,差点都回忆起那段糟糕的过去了。王青伸手拍了下冯建宇的后脑勺,想让这个人来疯的人安静一些:“你花痴啊。”

第二天,风尘仆仆晒黑了好几度的学生们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学校,或许今天,就是他们觉得学校最美丽的时候,即使是那条件极其差的宿舍也莫名得有了温馨的感觉。

马不停蹄得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305跟306的一帮人又蠢蠢欲动了。因为军训时期住在一个大宿舍里,已经混得很熟悉,为了接下来正式的大学生涯,他们准备去酒吧乐呵一下。

这次的地点是王青定的,北京并不太有名气的一个小酒吧。但是因为它定位的是年轻人,相对健康跟有情调一些。

包了一个半敞开式的小包间,王青点了些酒食就掏出了烟抽了起来,冯建宇坐过去蹭了一根,然后边抽边看到处看着。许唯诺是第一次来酒吧,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钟晨早就两眼发光拉着马涛冲向舞池去勾搭妹子了。陈秋实坐了一会儿也忍不住去抢舞台中的话筒,他一定要来首歌发泄下,天天唱军歌,都快忘了流行歌了。过了没多久,白帆也来了,还带了几瓶好酒。


评论
热度(17)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