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三】

冯建宇拖着老军医赶到寝室的时候,王青已经把被子都丢下了床,双手还在身上无意识得抓着。
    原本还气喘吁吁的老军医看到这情况,抬起药箱就跑了上去,抓过垂在一边的手看了看:“起疹子了,看样子是水痘,把你们班辅导员叫来,全寝室消毒,这小家伙隔离。”
    “这......”

见冯建宇不放心的样子,老军医问道:“小时候得过水痘没有?”
  “小学那会儿得过。”
  “行,那接下来就你负责照顾他。现在先把他抬去医务室,然后给他擦个澡,这疹子得起一阵子,擦的时候小心别弄破了,辅导员我去联系。”
  “知道了,谢谢医生。”
  冯建宇送老军医出门后就赶紧简单收拾了下王青的衣物,把人小心得从上铺挪到了自己的背上。一米九的王青背起来吃力的不是一星半点。

王青烧得有些迷糊,背上突然痒得厉害,本能得就挣扎起来。
  冯建宇晃了晃把王青的双手抓得更紧,脚下也走快了几步:“离床就几步路了,再坚持会儿。”可身上的人根本没听清,挣扎不动竟一口咬在了冯建宇的耳朵上。
  冯建宇一时吃痛把人丢在了床上。
  “我靠!你干嘛?”冯建宇拼命揉了揉耳朵,千万别破皮,水痘是不会得了,谁知道会不会有狂犬病阿!
  王青被这么一摔倒是清醒了些。

“你干嘛?”

“背你来医务室啊,还能干嘛。”冯建宇没好气地说道。

王青这才迟钝地发觉自己似乎在发烧,身上痒痒的还有些痛。
  冯建宇瞪了王青一眼,秉持着不要跟病人发火的原则,定下心来,把脖子上的包放下,捋起袖子,走到王青身边,不顾对方现在毫无威胁力的眼神跟反抗,把他脱光了塞进了被子。
  “你!”

“你什么你。别瞪了,还烧着呢。你长水痘了,消停些。我去给你打点水擦一下,这烧要是退不下去就麻烦了。”
  当微凉的毛巾一次次抚过全身的时候,王青发出了舒服的喟叹,身上的红疹似乎也不痒了一些。
  王青看着给他认真擦身体的冯建宇。

这大大咧咧的人,原来也会有这么细腻的时候。虽说是个东北老爷们儿却长得一点儿都不糙。小小的瓜子脸,大而有神眼睛,左眼眼角还有颗泪痣,奇特的是并未让这人显得妖艳,就是这个皮肤被军训晒黑了不少。
  “哎,说好的追不上我给我当小弟的呢?”王青说完就感觉身上的力道重了不少,擦过疹子的时候都免不了又疼又痒,说不定还破了,这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哎,我说着玩儿的,大宇,轻点儿。”现在自己算是栽在这人手里了。
  擦洗到一半,王青又睡了过去。冯建宇把毛巾敷在他的额头,时不时给他换一换。
  老军医来到医务室的时候,王青的烧已经有点退了。

“这估计还得烧一阵子,我看他体质不错,明天应该能退,这药是抹的,一天三次,晚上估计你得累点,别让他抓。”
  吃了点东西,用了药,王青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些,可到了半夜,果然又抓了起来。

红疹蔓延开来,有些变成了小水泡。冯建宇一不注意,那人就拿手去抓,抓了手,又用身体去蹭。
  冯建宇被搞得焦头烂额,简直想把他的四肢都绑起来。但是这样对身体不好。冯建宇抓了抓脑袋,只能用最土的办法了。

他爬上了床,用手臂跟腿轻轻压住了王青,双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王青被压制了全身,折腾了一会儿也就安静了下来。冯建宇松了一口气,没一会儿,也打着哈欠睡了过去。
  王青是被噩梦惊醒的。梦中他差点被一块巨石活活压死,拼命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冯建宇压得死死的。

“赶紧起开!”王青拉住冯建宇的耳朵使劲往外拉。
  “疼!”身上的人终于醒了,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你怎么样?烧退了?”说着就低头用自己的额头去试他的体温。
  看着眼前放大的双眼,王青瞬间僵硬了,量体温是这么量的?看着紧贴了几秒就离开的脑袋,他的心竟跳快了几拍。嗯,吓到了。
  冯建宇对此却毫无所觉。成人出水痘,如果高烧一直不退,就得直接送医院了,现在王青的体温终于下来了,他就安心多了。

昨晚辅导员跟教官都来看过了。听他们说,前天自己昏睡过去都是王青顾着自己,虽说这人表面看起来挺冷淡的,又喜欢捉弄人,但是挺热心的,是个值得交的好朋友。
  虽说熬过了连续的高烧,王青依旧有些虚弱,但是这人清醒时候完全闲不下来。一会儿说几天没运动腹肌都快没了,一会儿又吵着要抽烟喝酒,冯建宇被吵得没办法。

想当初刚认识的时候,这人总板着一张脸,连话都没几句,现在生病体虚导致第二人格出现了?想是这么想,还是翻箱倒柜倒腾来一副牌陪他打发时间。

陈秋实跟钟晨来探望王青的时候,他正跟冯建宇厮杀得难舍难分。脑门上贴满了纸条也难掩他眼中的杀气。反观盘腿坐在床另一边的那个,虽说也歪七扭八贴了不少,却眼角带笑,摇着手中的牌,拍着大腿在那儿大放阙词。

门口的两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王青这人在宿舍中一般都塞着耳机听着歌,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这冯建宇胆子倒是不小,还笑得这么欢实,厉害厉害。

两人眼神还未交流完毕,原本靠在床头的王青一把丢下牌朝冯建宇扑了过去。两人一惊,立马打开门冲了进去,合力将王青压在了床上。

“我去,谁啊!”王青的腰都差点被压断了。

“唉,你们怎么来了。”冯建宇看王青被压制在离自己不到两公分的地方笑着拍了拍陈秋实跟钟晨的肩膀,“喂,我们玩儿呢,他是病人。”

陈秋实松开了王青,退了一步,揉了揉手说道:“我可没见过这么凶的病人。”

另外一个松手慢了的人被王青一下子掀翻,滚到了地上:“哎哟。”看来跌得还不轻。

冯建宇跳下床,把钟晨扶到了椅子上。

“我说,你们怎么来了,他生了水痘会传染的。”

“没事,我们小时候得过了。对了,白帆本来也打算过来,不过他妹妹出了点事儿,他追过去了。”钟晨说道。

陈秋实翻了翻手机,给众人看了看白帆妹妹的照片。

“哟,是个美女。”冯建宇摸了摸下巴,唇红齿白,绑着双马尾,笑得挺可爱的。

王青听后嗤笑了一声:“黄毛小丫头,牙尖嘴利的厉害。谁知道是不是他拐了良家妇男。”

这话一出,竟然得到了所有人的点头回应。

“感情你们都从小认识?”冯建宇听出来了,这几个人似乎在军训前就认识,彼此知根知底,感情还挺深。

“对啊,我跟王青是穿开裆裤就认识的,白帆是我们高中同一个学校的,至于钟晨——”

“我来的时候带了太多的东西,一个人扛不动,刚好遇到他们,没想到一个宿舍,就认识了。”

“别看他瘦弱,这家伙喝起酒来不要太厉害,开学聚会那次,最后唯一清醒的也就是他了。”陈秋实拍了拍钟晨的肩膀。

“过奖过奖,对了,你那天怎么没来?”钟晨突然想起,那天貌似没有见过冯建宇。

冯建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把那天的事大概说了一通。

“等等,你说你进了一个奇怪的酒吧?”陈秋实好奇地问道,“叫什么名字?喝醉了还会有接送服务,好地方,下次去聚一聚。”

冯建宇仔细想了想,报了个名字,只见对面两人一听这名字都一脸古怪的表情。

陈秋实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冯建宇,放低声音问道:“你是Gay?”

冯建宇听了一愣,起身就去追陈秋实:“说什么呢你!”陈秋实被追得满房间乱窜,一边嘴里还嚷嚷着:“青哥,他这是要杀人啊,快拦着,唉,钟晨,快救我。”

“别闹了,他真要是,见着我这么个帅哥天天裸体的还能不上杆子来追?”王青双手抱胸冲冯建宇挑了挑眉。

“你这叫帅哥,你没看你现在长得那样子,瞎了才能看上你,呸呸呸,看上你干嘛啊,大把的好姑娘等着我临幸。”

见冯建宇一脸嫌弃,王青不怒反笑:“等我好了,有你好受的。”

“那你这几天就让秋实照应吧,我得闪了,宁可去军训也不想时时担心,怕被你给暗害了。”说着竟还真开始收拾东西。

陈秋实跟钟晨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冲出了门,动作是从未有过的迅速,看来军训把这俩懒人也给操练出来了。

“我去,这速度。”

冯建宇连毛巾都还没折好,这俩人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评论(2)
热度(20)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