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在我身边【一】

有时候会想,我们穷尽一生的时间,是不是就是为了寻找一个人,寻找一段妥帖而温润的感情。

冯建宇抬起头,眨了眨依旧有些酸涩的双眼。

跟她提到自己想要走演艺道路的时候就已经预估到了这样的结局不是么?

她最后那一个紧紧的拥抱,还有浅浅印在唇上的吻,现在想来,胸口还会有些许刺痛。

冯建宇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把空杯子往前一推。

调酒的小哥又给他续上了一杯:“小心点儿哦,这里可有好多只大灰狼盯上你了。”从这个客人刚进来,他就知道这孩子是第一次来酒吧,看样子,也不像这个圈子里的人,于是好心提醒道。

“说笑了。谢了啊。”冯建宇摆了摆手,能有谁看他,一个糙老爷们儿。

调酒的小哥见他浑不在意,也就不再说话,随手拿过一个杯子装模作样擦了起来。

“嗡嗡。”

冯建宇感觉到口袋里手机在震动,掏出来一看,原来是她的微博又有了更新。

“谢谢你陪我走过那最美好的时光。祝你幸福。”

也祝你幸福。冯建宇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酒,随手抹了抹溢出在唇边的酒。

“借个火?”

那人是在跟自己说话么?冯建宇脸色微红,意识还算清醒,便顺手摸了摸口袋。

“没有。”没有打火机,是啊,她不喜欢他抽烟,就戒了。

对方看他的确没有借火的意思,挑了挑眉,收起烟就离开了。

一杯接一杯,酒喝得越来越多,视线也越来越模糊,脑子中她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

冯建宇拉了拉领口,解了两颗扣子,让体内的热能散出去一些。

这时,他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随后自己的下巴被人抬了起来。

冯建宇狠狠打开了对方的手:“滚。”

冯建宇手撑着吧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走了没两步,又被人拦了下来。

“还有点烈性。你看你,这脸都绷了一晚上了。怎么样,这个人就当二叔送给你的成年礼物了,上次跟你说的事儿,记得跟你爸提一提......”

接下来的话,冯建宇都听不大清楚了,只记得自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谁呢?管他呢,好困,好累。

王青右手环过冯建宇的腰,左手抬起他的下巴,就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看了看对方的脸。

果然是他,剪掉了那非主流的刘海却依旧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眼角的泪痣还是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原来报道那天看到的果然是他。

到了宿舍,把宿管叫起来的时候,对方差点想杀人。不过,看到王青抱着人低头看着他的样子,脱口而出的骂声立马止住了,还顺手把冯建宇他们寝室的钥匙也拿给了王青。

王青看了看手中的房门钥匙——306,没想到就在他们隔壁,还真巧。

306宿舍有些乱,可能是因为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都去聚会了,一个人都没有。王青把他放在了床上,转身就打算离开。这刚躺下的人却猛地拉住了他的衣服:“别走。”

王青皱着眉头拉自己的衣服。把这人从狼窝里救出来已经算是尽了同窗之谊了。

可这醉鬼力量却不小,不仅越拉越紧嘴里还念叨着:“清清,不要走。清清,我舍不得你。”说着说着竟然还哭了起来。眼泪鼻涕流得一塌糊涂。

王青刚开始他以为对方在叫他,略一细想,估计是在叫他的女友,王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可是看对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王青又狠不下心劈晕眼前的人。

正犹豫着呢,冯建宇突然捂着嘴巴坐了起来,王青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双手拉着他的衬衣全吐在了他身上。然后咧嘴一笑,倒下昏睡了过去。

王青举着双手,浑身恶臭,气得浑身发抖。他狠狠瞪了一眼床上的人,骂了一句,转身摔门而出,惊得寝室走廊里传来了更多的骂声,而床上的人只是翻身夹起身边的被子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冯建宇第二天是被宿舍那群人踢醒的。

“大宇,你没事儿吧?这一屋子的味道。我靠,你离我远点儿,赶紧的。”众人一窝蜂散了开来,爬上各自的床铺开始补眠。

冯建宇揉了揉依旧迷蒙的睡眼。拉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这味道,真的是让他又有了想要昏过去的冲动。

冯建宇拍了拍自己的脸,振奋了下精神,起了床。打开寝室的窗户透透气,然后进洗手间把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再把寝室好好收拾了一番。看着干净整洁的寝室,冯建宇才放下抹布,坐了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记忆力才渐渐回笼过来。自己貌似是进了一家酒吧喝了很多的酒,然后呢?然后的事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大宇,这,这是我们的寝室?”这时,宁宁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处女座的吧?”宁宁指了指都快啊能当镜子使的地。

“嗯。”冯建宇翘起二郎腿对着上铺的人抬了抬下巴,“怎么了?”

宁宁听罢,拍着额头又倒了下去:“求放过。”

“我去食堂吃个中饭,你们谁要带饭,吱一声。”

新的生活还要继续,宿醉一场就够了。

下午的课没什么内容,就是交代了下接下来军训的事儿。冯建宇听完老师讲的,就支起一本书趴下睡了起来。

冯建宇醒来的时候,讲台上的老师还在继续。冯建宇揉了揉颈椎,这么趴着睡就是不舒服,还是回去的好,于是把书往包里一塞就打算偷偷溜走。走了几步突然瞄到前排竟还有人光明正大拿着手机看视频。冯建宇好奇地坐在了那人身后,伸着脖子看了看。这不是他前几天刚在微博上看到的那段舞蹈视频么?

前面坐的人似乎有所察觉,回过了头。

冯建宇看着眼前的人,瞪大了双眼。对面的人微微蹙起了眉头,显然也认出了他。

“唉,你不是当初那个谁么,就是艺考那会儿声音挺好听的那个,对,好像叫王青。你还记得我么?我是冯建宇。”

“嗯,个儿最矮的那个。”王青看了看他,看来昨晚的事儿这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别这么说好不好,我怎么说也有一米八二,在那组里我也就矮了那么一点儿。”冯建宇不甘心地说道。

“不是一点,是11厘米。”王青用手比了比,“大概这么多。”

“唉,你够了啊。对了,你也喜欢街舞么?”冯建宇拍了拍的肩膀,示意他把手机拿过来。

“你说这个?”王青把手机抬了抬。

“嗯,我一直想学来着,没伴儿,你跳的怎么样?”

“估摸着比你好点儿。”

“这么自信?不如比一比?”冯建宇笑着说道。

“输了呢?”王青也来了兴致,很久没跳了,松松筋骨也不错。

“请吃饭,谁输了谁请吃饭。”

排练室挺大的,里面还有些人在排练,他俩找了个角落。

一曲舞毕,冯建宇就躺倒在地:“我服了你了。”

论技巧,他的确比王青要好,但是其他的,无论是节奏感,还是对身体各关节肌肉的把控,王青都比他做的漂亮。看围观人的表情就知道了。

王青双手扶着膝盖调整了下呼吸,走上前把冯建宇拉了起来:“彼此彼此。”

“哈哈哈,走,请你撸串儿去。”冯建宇大笑了几声,拉过王青的手就往外走。王青伸手拿过两人的包,跟着他往外走去。


评论
热度(28)
©爱打瞌睡的小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