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喵喵

不能说的秘密

第四章

    转眼施柏宇已经来纽西兰一年了,一年里他学着跟同学相处,学着去适应人类的生活。他慢慢循着主人生活的方式去适应他周遭的一切。凭着天生对球的敏感性,他的球类运动都特别突出,渐渐有了一帮玩得来的朋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瘦瘦小小的少年逐渐拔高,容貌也渐渐长开了。平时常玩在一起的女孩们这才发现,原来那个小矮子已经需要她们抬头去看。她们一直嘲弄的性格懦弱的四眼仔,不知什么时候拿掉了眼镜,露出了他那双笑起来特别迷人的眼睛。她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施柏宇是个小帅哥啊。

    于是,课余时间围在羽毛球场的人越来越多,尖叫声也越来越大。

    迟钝的施柏宇这才在朋友的指点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开始成了全场的焦点。

    “这......她们都是来看我的?”施柏宇趁着捡球的空档走到搭档身边悄悄问道。

    “啊,不然嘞,我最近不是一直在提这事儿么?你是不是傻?没看到她们最近下课都围着你转?”

    “不是因为课没听懂么?”

    翁林郁看着施柏宇一本正经的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真是服了你了。不打了不打了。哎,走了走了,让他一个人享受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哎!”施柏宇眼睁睁看着好友三人勾肩搭背地离开,让自己一个人被一群女生淹没。

    女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原来她们明明很温和的啊。他还记得主人说过,女生都很柔弱,不可以扑上去,要是有人来摸它,就趴下,一定要乖乖的。不过现在他是人啊,他要怎么应付这么多的女生。要是主人在就好了,以前主人看自己被折腾得久了,一定会来救自己的。看着施柏宇被挤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人群中更是爆发出激动的叫声。

    正当他窘迫得都想推开人逃走的时候,有个人从人墙外挤了进来,拉住了他的手。

    施柏宇顺着那纤细的手腕,看到了一个长发的纽西兰女生。

    “喂,你是谁啊?”

    “对啊,你是哪位。快放开柏宇的手。”

    那个女生挑了挑眉,上前几步,站在施柏宇面前,抱着胸说道:“我是他女朋友,该闪开的是你们哦。”

    “什么?”

    “搞什么啊?”

    “柏宇,她真的是你女朋友?”

    施柏宇呆楞楞得摇了摇头,还没等他说话,挡在他面前的女生就回过身,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然后趁着众人都傻掉的瞬间,拉着施柏宇飞度逃离了现场。

    施柏宇直到停下,才慢慢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要亲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哎哎,回神了。”长发女神在施柏宇面前打了个几个响指,他才渐渐回过神来。

    “你好,我叫Judy,你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朱迪。”朱迪背着手,抬头看着依旧傻傻的少年,笑着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施柏宇,Judy......真是个好名字。”以前主人说过,他希望自己的粉丝以后就叫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可爱。

    “刚才亲你是为了救你,谢谢我吧。”

    “啊?”这样做是为了救自己么?施柏宇想到万一以后他为了逃开都要找个人亲亲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哎,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要表示下感谢?”

    “什么?哦,谢谢你。”施柏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一句谢谢就完了啊?”朱迪嘟着嘴,皱了皱眉。

    “那要怎么感谢?我请你吃顿饭吧。”

    “不。我要你做我男朋友?”

    看着眼前突然笑开的少女,施柏宇的内心轻轻一动。他透过她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他的主人。

    男朋友么?

    主人也有过女朋友呢。那是除了杨爸爸以外与他最亲密的人了吧。他们常常窝在一起,一起看书,一起吃饭,一起游戏。有时候还会撇下它,整夜都不回家。那个时候,他总喜欢趴在门口等主人回来,虽然很孤单,很寂寞,但是第二天主人回来的时候都会显得特别开心,开心到他以为主人要把他的毛都撸秃了,主人开心,他就开心。

    他一度以为那个女朋友会成为他的女主人。可是,大二那年,那个天天黏在一起的女朋友突然飞去了美国做交换生。

    他不懂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主人很少放松地大笑,开始更加努力钻研怎么演戏,开始忙进忙出,再也没有念叨过那个远在海外的女朋友。

    “哎,问你呢。”朱迪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怎么恍神的少年,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她其实很期待他的答案,就像这学校里的其他女生一样,她也不自觉得被施柏宇吸引,只不过她选择了最直接的这种方式,对付这种男生,直球最有用了。

    “恩。”施柏宇看着朱迪的眼睛点了点头,“那好哦。”

    他想试着去了解主人那的心情,试着去理解那段曾经很幸福又很悲伤的过往。那样,或许会离主人更近一点吧。

    看着听到回答后一把抱住他欢呼的朱迪,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看来,要慢慢熟悉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了。

    施柏宇有女友的消息一经传开,天天围绕在周围的女生果然慢慢开始减少。这让施柏宇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跟朱迪的交往却让他有些身心俱疲的感觉。

    他完全搞不懂朱迪在想些什么。不懂她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几天就消失不见。他学着主人的样子对她好,学着主人把喜欢的东西都送到她手上,学着主人带她去她想要去的地方,满足她一切的要求,可是朱迪为什么还是不开心?

    这样男女关系持续了一个月后,朱迪终于按下了终止键。

    施柏宇看着怀里哭得泪眼朦胧的朱迪,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们分手吧。“朱迪擦了擦眼泪,退后了一步,抬头看着施柏宇的眼睛,“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施柏宇不懂。

    “因为我感觉不到你爱我。我总觉得你透过我看到的是另一个人。”朱迪喜欢喝咖啡,最喜欢卡布奇诺,可是,施柏宇总会不小心点错成美式咖啡,似乎那是他的一种习惯,问题是,施柏宇从来不喝咖啡,这个习惯是另一个人的吧。

    “另一个人?”施柏宇摇了摇头,“没有啊,你就是你。”

    朱迪见施柏宇依旧完全状况外的样子,皱着眉头咬了咬牙,上前拽着他的领子亲了下去。

    “什么感觉?”

    施柏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说道:“有点痛。”

    “你!”朱迪看着他略微皱着眉头的样子,气得甩手就跑远了。

    施柏宇看着朱迪渐远的身影,咬了咬下唇。所以,这是被分手了么?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

    施柏宇回到寝室的时候又遭到了一波损友的白眼。不过,当他说出自己被分手后,所有人都放下手头的事情围了过来。

    “不是吧,帅哥,你被分手了?”

    “恩。”

    “什么情况啊,当初我们还说这妹子肤白貌美大长腿的,你还不得美死,这才多久,就分了?”

    施柏宇叹了口气,把包放在桌上,跟他们大致说了下情况。听得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是性冷淡了。

    “性冷淡是什么?”

    “我靠,你真的是纯情小宝宝。我问你,你吻她的时候有心动,有想要那个么?”

    “那个是什么?”

    “我他妈,你等着。”翁林郁在电脑前鼓捣了半天,调出了几部影片后,把电脑塞给施柏宇,“自己看,你们也都散了散了。分手了不正好么,你们终于有可趁之机了。“

    翁林郁看着一脸懵懂的施柏宇,突然有了一种在带坏小孩的感觉,额......

    翁林郁拿了耳塞又盘腿坐到施柏宇旁边:“呐,这个拿去。分手了就分手了。当你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一切都会有答案的。该懂的,不该懂的就都懂了。祝你今晚做个好梦。”说完拍了拍施柏宇的肩,走开了。

    晚上,宿舍的其他人都约了去打游戏,留下施柏宇一个人默默点开了损友给的视频。

    五分钟后,一个熟透的施柏宇拉起被子把自己埋了起来。他不是没见过主人跟女朋友搂搂抱抱亲在一起,但是他从来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还可以这样,这样亲密无间,这样水乳交融。

    当晚,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睡着的施柏宇果然像翁林郁说的那样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又见到了主人。他梦到主人躺在自己身边,像小时候的自己一样窝在他怀里。清浅的鼻息抚在他的颈间,就像被轻羽抚过,燥热从那块肌肤缓缓铺陈开来。

    施柏宇的手渐渐抚过他的眉眼,脸颊,鼻子,嘴唇。一切的一切就跟记忆中一样。

    扑通,扑通,扑通。施柏宇听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在加快,他的手,不自觉地抬起了怀中人的下巴,亲亲印了个吻。

    双唇相处的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压抑不住的欲望,什么是想要亲吻,想要拥抱,想要肌肤相贴,想要纠缠深入。

    那样清晰而又深刻的感触让深埋在心底的情感蓬勃而出,原来那对主人的情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原来,自己对他那无尽的思念是刻骨的相思,原来自己对他的爱早已在心里牢牢扎根,枝繁叶茂。

    施柏宇在梦中牢牢抱紧了怀中的人。

    我走过你来时的路,带着你给我的全部回忆。幸好拥有这一次生命,让我有机会去未来找你。

    杨孟霖,我喜欢你。不是宠物对主人的喜欢,是施柏宇对杨孟霖的喜欢。

    

    

    

    

    


评论
热度(19)
©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