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喵喵

不能说的秘密

第二章

    杨孟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虽然拍广告的时候没喝一滴酒,但是收工溜得不够及时,被前辈们拎着一起去胡吃海喝硬灌了一通。结果急性胃炎发作,捂着肚子被送了医院。

    等他第二天清醒的时候才想起来忘了给小宇放饭。看了眼手机,发现经纪人给他发的信息是一大串的乱码。就知道她昨天也是喝多了,估计这个点也还没醒。

    杨孟霖去厕所洗了把脸,摸了摸一晚上就长了不少的胡渣。感叹道:演艺圈,还真的是不好混。不过昨天那个导演有提到说推荐他去参加个一个什么艾咪拍拍什么的,不知道真的假的。算了,到时候再看看吧,先回去喂小宇,一个晚上没吃,估计得饿疯了。

    杨孟霖回家的路上,特地买了几个大肉包。天天这么吃狗粮偶尔也要开开荤什么的。可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房间里静悄悄的,往常他只要转动钥匙,就能听到小宇的叫声,门还没打开就会被扑倒在地,今天是怎么了?

    “小宇。小宇。”杨孟霖到处找了下,几平米见方的房间,转眼就看遍了。糟了!小宇不见了,是不是担心他出去找他了?

    杨孟霖抓了钥匙就冲出了门。一路上不停得给熟悉的朋友们打电话。他有时候会带着小宇去朋友家玩儿,小宇也聪明,基本走过一次的路都能记住。说不定现在就在某个人的家里呢。可是电话那头被吵醒的人都迷迷糊糊地回答他小宇不在他们那儿。

    杨孟霖开着小毛驴把方圆几里都转了个遍,毫无音讯。唯一可能出现的地方只能是家里了。可是他跟父亲已经两年没有说过话了。

    杨孟霖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最熟悉的号码。电话铃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

    “喂,谁啊?”杨孟霖听到父亲那熟悉的苍老的声音,忽然忘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年离家出走是不是错了。他不是没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偷偷哭泣,也无数次想要回家去看看他老人家。可是两个人同样倔强,都不愿意先低头。现在想想,低个头又会怎么样呢。父亲这样一个人过了两年是不是很寂寞。自己至少还有小宇陪着不是么。

    “孟霖啊,是不是你?”电话那头的人久久听不到回应,叹了口气,轻声问道。

    杨孟霖早已经泪流满面,捂着嘴拼命点头。

    “回来吧,早饭我给你买了你最爱的豆浆油条,我还买了小宇最爱的肉包子。”

    两年隔阂就在这几句简单的话语中烟消云散了。可是,听父亲的意思,小宇难道也不在他那儿。

    “爸,”杨孟霖吸了吸鼻子,问道:“小宇不在你那儿么?”

    “你个臭小子,你还说呢,小宇我也两年没见了。什么意思?小宇丢了?你在哪儿呢?我这就过去。”

    杨孟霖还没来得及解释,经纪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只能匆匆告之了住址,就挂了电话。

    “喂。”

    “孟霖,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外面找小宇呢,昨天似乎跑出去了,这家伙,以前出去很快就回来的。早知道锁了门再出去上工了。”

    “孟霖,你......你先回来吧,别找了。”

    听了经纪人的话,杨孟霖楞住了。手不禁拽紧了手机。

    “你先回来,我在你家等你。”

    “好。”

    杨孟霖心底隐隐觉得似乎那不是什么好消息,小毛驴开得越来越慢,似乎慢一点到就晚一点知道结局。

    家门敞开着,依旧冷冷清清,经纪人坐在餐桌边,桌上放着小宇的食盆。

    “小宇是为了救人离开的,它走的不是很痛苦。尸体听说已经被那家人埋了。我回去打听下埋在那儿。你,你节哀。”

    经纪人不敢看杨孟霖的眼睛,她还记得当初自己在地铁口捡到他们的时候。一人一狗都湿淋淋的刚被房东赶出来。当初为了养小宇连学校都不能住。白天上学,晚上打工,实在没活的时候抱着吉他来这边自弹自唱。

    说实话,要不是自己被人排挤发誓要好好带个新人出来,也不会脑子发热签了杨孟霖。中途她一度想要放弃,可是这男孩子是真的肯拼,肯学,没工作的时候也不浮躁。小宇也很听话,自己偶尔过来还会叼拖鞋给她。

    这两年是小宇陪着他的,小宇的离开对他的打击比任何事都大。经纪人看着杨孟霖默默地抓起地上小宇喜欢的玩具进了房间,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她知道,任何语言在这个时候都显得尤为苍白。

    “小宇呢,小宇找到没有?”

    经纪人看着满头大汗跑进门的人摇了摇头,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下卧室。

    “孟霖这两年麻烦你了。”

    经纪人扶着杨爸爸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水。

    “我也没做什么,虽然我比他大一岁,但是其实还是他照顾我多些。他比我曾经带过的艺人都好带。”

    杨爸爸捧着杯子叹了口气:“他妈妈离开的早,我又当爹又当妈把他带大,也是这孩子性子随我,倔。小宇是后来领养的,陪着他的时间算起来比我都久,就像家人一样。这孩子重感情,怕是一下子缓不过来。我把他东西理一理,先接去我那儿。这样一个人呆着我不放心。”

    经纪人看着满是小宇生活气息的屋子,点了点头,着手收拾了起来。

    另一边小宇现在已经变成了施柏宇。被撞那天意识恢复了一会儿就昏睡了过去。施妈妈衣不解带在床边守了好几天,每天都拉着儿子的手发誓再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直到他的小宝贝醒过来,主动要求去纽西兰。

    “小宝贝,妈妈不放心你一个人去。爸爸忙着工作一定不能好好照顾你的。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万一......”

    施柏宇抓着妈妈的手放在脸边蹭了蹭,笑着说:“妈,没事,就三年,你觉得那儿更适合我去,我就去。”

    施妈妈听着儿子这么说险些掉下泪来,这次车祸竟然让儿子开窍了,以前那个调皮捣蛋,任性妄为的小子或许是个梦吧。眼前这个乖巧招人疼的可爱小孩才是他的小宝贝。一定是这么多年来拜的佛终于听到了自己的愿望。

    施柏宇看着眼前忙着给自己削苹果的漂亮母亲,心理莫名有些酸酸的。这是他还是一条小狗时感受不到的感情,这就是主人曾经或许体验过的感情么?

    冥府的人把施柏宇的记忆留在了身体里,他看到眼前的这位母亲为儿子做了很多,像他的主人对他一样无微不至,可是这个小少年从来没有好好跟母亲说一句话,没有回馈母亲一分的感情。那这位母亲该会有多伤心啊,既然自己决定成为施柏宇,那他一定会好好对待他的母亲。

    想到这儿,施柏宇倾身,将他的母亲轻轻抱在了怀里。

    “妈妈,谢谢您。”

    施妈妈一手举着刀,一手举着苹果,无奈得用脸蹭了蹭她小宝贝的脸颊。

    “别撒娇了,快放手。小心刀伤到你。”

    “妈妈,真的,我以后会好好听话,不再惹您伤心了。”

    “行行行,乖,乖了,乖了。”

    一个月后,施柏宇完全康复出院,直接出发飞往纽西兰。

    而杨孟霖也在父亲的陪伴下逐渐走出了失去小宇的阴影,顺利接到了艾咪拍拍的邀约,进入了那个网络影片制作团队。

    团队的成员们从经纪人地方了解到了杨孟霖的情况,在某天给杨孟霖带上眼罩拉倒了领养基地,邂逅了那只狐狸混博美的小狗狗。

    看着怀里这只打着小呼噜睡得贼香的小狗狗,杨孟霖终于笑了。

    他给它取名叫做:欢欢。

    小宇,祝你在天堂也能欢欢乐乐。

 


    

评论
热度(20)
©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